> 文学小说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我就在你隔壁
我就在你隔壁
作者:鬼怪屋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一

  四月的那一天,我收到了XX大学的复试通知书。那一刻,感觉自己幸福极了,半年的苦读终于有了回报了。我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向领导请好假,简单的收拾了点东西,一个人来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却发现事情好像不像想像中那样容易。复试通知书里指定的公交车并没有把我带到XX大学,它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售票员用标准的普通话告诉乘客这就是终点站,并很有礼貌的请大家都下车。一下车,我就被来来往往的车辆和四通八达的公路弄得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更不要说去找学校了。好在这个路口有不少出租车经过,很快我拦了辆出租车,转了进去"去XX大学。"我故意把这个名字说得很响,因为我马上就要成为这所名校的一员了。

  很多东西是闻名不如见面,但XX大学给我的感觉却是见面不如闻名。矮矮的校门,看来已经有不少年历史的教学楼。这就是培养了无数知名主持人的XX大学?我边走边问自己。不过里面的学生倒是个个神采飞扬,看来,名校的学生果然与众不同。

  研究生处的工作人员到是很热情的给我报了到,在那之后我提了个在他看来十分幼稚的问题,那就是学校安不安排住宿。他听完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见过哪个大学会给考生安排住宿的?”我听了心里一惊,我在这里可是人生地不熟,一时间我到哪里去找地方住。“那您知不知道哪里有房子租?”我问。“食堂那里有个广告栏,你去那里看看吧!”说着他给我指了指食堂的方向。

  到了食堂那里一看,果然有不少的租房广告,可是我按上面的电话打过去时,都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还有几间吧,却是地下室,可我又觉得像我这样孤身在外的美女住地下室好像太危险了。就在我站在路边一筹莫展时,一个中年男子主动靠了上来:“同学,你是来复试的吧,要不要租房子。”“你是?”我问。他笑着说:“我是这里后勤部的,我姓张,你可以叫我张老师。我家有房出租,就在学校里面,你要吗?”

  “有房,还在学校里面,真是太好了。”我打量了他一会,觉得他不像坏人,便点了点头。于是我便让他带我去看房。

  张老师所说的房子还真是不错,两室一厅,还有个卫生间。两室是并排在一起的,左边的房间门上挂着把锁。张老师便带我时进了右边的房间。听张老师说,这本是学校的职工住房,由于现在学校经济条件好了,重新为职工做了新房,这里的老房子便被职工们用来出租给那些从外地到这里来学习、考试的学生,既方便了学生,又可增加职工的收入。房间里光线充足,空气也好。我很满意,正要付租金时,我忽然想起,隔壁的房间既然上了把锁,不知那间房租出去没有,或是租给了什么人。像我这样的考研人最怕和特别闹的人住一起,这样一来,你就没法看书了。我把自己的疑虑告诉张老师,张老师愣了一下,脸色有点发白,“哈哈。那个……当……当然没问题,你隔壁住的人一定不闹……一定不闹。你租不租?”

  难得碰上条件这么好的房子,我当然要租,可是张老师说租金要100元一天,但我身上却只有200多元现金。"我住十天,这里有200元现金,其余的明天给你行吗。“张老师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接过我的钱后点了一下头,说:”行,你先住着。那我就不打扰你了,顺便提醒你一下,你要是……算了,没什么。先祝你复试成功。"

  张老师走后,我便开始收拾屋子,屋子可能有很长时间没人住了,积了不少的灰尘,这让我费了不少力气。我心中问过一丝疑惑“现在正是复试高峰期,这么好的房子怎么会租不出去。”不管怎样,总算是找到地方住了。

  二

  离复试考试只有三天时间,时间对我来说是宝贵的。我打扫完屋子后,便拿出参考书,开始复习起来。中饭和晚饭我都是在食堂吃的,吃完后便又回到屋里看书。而我隔壁的门却依然是锁着的,那个邻居不知去做什么了,难道他不是来参加复试的?唉,管他呢。我笑自己多管闲事,还抓紧时间看书吧

  以前妈妈常说我是个千金小姐的身体,娇贵又软弱。果然,我才在食堂吃了晚饭后,肚子就受不了了,总是一阵阵的痛。我打开门冲到卫生间门口,里面有灯,还有水声。有人?大概是那个邻居回来了吧!我敲了敲门,说:“对不起,你是在洗澡吗?可不可以快点,我肚子不有点痛。”没有回应,只有水声不断的从里面传出来,几分钟后我好像听到里面传别的声音,那声音若有若无,听起来像是哭声。“没关系,那你慢慢洗耳恭听好了。”我想大概是我刚才的话惹的祸。我回到自己的房里忍着痛继续等着。又过了一会,哭声好像没有了,水声却是越来越大,我的肚子也越来越痛,不行了,我冲到卫生间门口,在大声说:“喂(因为不知道里面的是男是女,只好先这样称呼了。),你好了没有?”还是没有回应。这时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用力一推门,门应声而开,里面一片氲氤,喷头不停的喷着热水,可是,却没有人在里面。他走了吗?我怎么没有听见开门声?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人的道德水平不高,不然走时怎么不关水。我坐在马桶上想:“这样看来我的邻居应该不是个什么好角色了,希望他不要影响到我的复习。”

  上了几次厕所后,我的注意力明显的下降了。因此十点左右我就决定上床睡觉,我把灯关掉,钻进被子里,可是却睡不着。心里总是想着考试的事。现在才十点呀,我的竞争对手们一定在某个地方苦读,而我却在床上睡觉。我越想越觉得不安,总想起来看书,可是自己的头却还是昏昏的。

  也不知过了多,我突然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声响。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声音是从隔壁传过来的,好像是个女子在唱歌,“还没好好的感受……,有时候……,你要相信一切有尽头……”我听了一会儿,听出那女子好像是在唱王菲的《红豆》。这个时候还唱什么歌?我觉得有点奇怪,难道那是个报考音乐学院的考生在为面试做准备?可也用不着晚上十点练歌呀?只愿她唱完这首就别唱了,不然我可没办法入睡。但她却越唱越起劲,一首接一首的唱了个没完。她的歌声就像是一群蚊子,不断的在你耳边飞来飞去,声音虽不大,却吵得人心烦意乱!我钻出被子,走到墙边,用力的敲了敲墙,说:“对不起,同学,你安静点好吗?很晚了,我想休息了。”隔壁的人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继续的哼着歌。我心中感到一丝不快,我打开门,走到她的门前,敲了敲门,说:“喂,同学,请你不要唱这么大声行吗?”里面的人还是自顾自的唱着,她的态度把我给激怒了,我用力的敲门希望她可以停下来。可里面的人却还是没有反应。敲着敲着,我突然注意到,门上还挂着锁,我用手一摸,心中一惊,一股凉意涌入身体。

  锁,是锁着的。门被锁上了,里面却有个女个在唱歌。我感到自己的呼吸有点困难,头皮开始发麻。手再也举不起来。一时间,我就这么在她门外站着,不知怎么办才好。窗外吹来一阵冷风,我打了个战,注意到里面已经没了声音,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一片寂静。难道是我的错觉?难道那个邻居洗完澡后又出去了?

  不管怎样,现在倒是很静了,我又钻回到被子里,没多久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的,我打开门,只见房东张老师站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我:“怎么样,同学睡得还好吧!”他不问还好,一问我就来气:“你还问,我隔壁住的是什么人?昨晚我好听见她在唱歌?”张老师一听,脸变得惨白,嘴也张的大大的。

  “你不要紧吧?”我有些莫名其妙。“没……没事!你放心,我……会和她说说的。”张老师说话的时候眼睛不自觉的往旁边看了看,“那你看,那房租……”

  “哪有这么早来收钱的?你看现在才几点?”我有点生气了。张老师又是一愣,接着他指了指窗外说:“早?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窗外已是艳阳高照,我已经睡了很久了。真该死,我竟然睡了这么久,浪费了一上午的复习时间。我勿勿穿好衣服,和张老师一起去校门口的银行把钱取出。张老师接过钱,麻利的点了一下,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欲止的样子。最后,他叹了口气,匆匆地离开了。我没时间去细想张老师的行为,此时的我只想抓紧时间看书。我到食堂匆匆吃完午饭,又到广告栏里随手拿了一张快餐店的宣传单,晚饭我就不出来吃了,看书要紧呀!

  一进客厅我特意看了看我的右边的房间,门上依旧挂着那把已经生锈的锁,看来,这位邻居出去了。

  三

  “咕”我的肚子向我提出抗议了。我看了看窗外,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我掏出手机看时间,已经9点了,不知不觉看了看近七个小时的书了。我放下书,决定先吃晚饭。我找出中午拿到的那张宣传单,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您好,兴旺连锁餐厅,您要什么?”一个男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给我一份鸡肉盖饭。”

  “好的,送到哪里?”他问。

  "44栋二单元4号。"我把我的位置告诉他。

  谁知,电话那头听了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忽然传来一声:“神经病!”便挂了电话。这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再一次拨通了那个号码。

  “您好,兴旺连锁餐厅,您要什么?”还是那个男人。

  "我是44栋二单元4号,刚才是怎么回事?"我问。

  “混蛋,很好玩吗?”那人骂了一句,又把电话挂了。连续被人莫名其妙地骂了两次,本小姐还从未遇到这种事。我越想越气,决定到兴旺餐馆去问个清楚。我总不能老让人欺负吧!主意一定,我收好书,带上那张宣传单,走了出去。

  我按着宣传单上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兴旺餐馆,此时虽已9点,但里面仍有许多学生,我走进去,用手机拨了一下它的号码,服务台前响起一阵铃声,接着一个青年男子从一间房里走了出来,只见他拿起电话,说:"“你好,兴旺连锁餐厅,您要什么?”

  没错,就是这个声音,我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冲到他面前说:“你刚才为什么骂我?”男子显然被我的举动给吓住了,他盯着我看了看,“同学,我什么时候骂过你?”

  “你还想赖,刚才你在电话里不是很凶吗?又是神经病,又是混蛋。现在怎么不敢承认了?”我脸涨得通红,大声的训斥着男子。

  男子这才明白过来:"你就是说住44栋二单元4号的那个?"

  “是呀,你想起来了?说,你为什么骂我?”

  “混蛋,”男子的脸也涨红了的,情绪也有些激动,“那是鬼屋,哪里会有人住。看不出你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竟这么无聊,搞了恶作剧,还敢来指责我!各位同学,你们评评理!”他向着店里用餐的学生说道。

  周围那些吃饭的学生原本是静静地看热闹,此时也纷纷议论起来。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鬼屋?我心中一冷,怎么回事?昨晚的事有浮现在我的脑中,“对……对不起,你能告诉我,这倒是怎么回事吗?”我好奇地问。

  男子见我道歉,脸色也好看了些,“我来这不久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说五年前,屋主发现每到夜里屋子内就会传来莫名其妙的歌声,结果屋主只好搬走,屋子交给别人看管,但一直没人敢住进去。你可以问问这里的同学。说不定他们知道。”说着他指了指在店里用餐的学生。

  男子这么一说,马上就有不少男生上前来给说关于那鬼屋的事。但显然他们对这事也不是太清楚,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不过,他们说的话也不能全信,也许这只是个普通的校园鬼故事而已,倒底真相是什么只有问问房东张老师了,我一边往回走,一边给张老师打电话,可是没打通,他关机。

  四

  走进客厅的第一件是就是看看那个神秘的邻居在不在,可是她的房门上依然挂着把锁。她倒底……?我心中掠过一丝不安,不过马上我就自己安慰道:“丁倩,没事,这世界上哪有鬼,别自己吓自己。”反复地对自己说了几遍后,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明天就要考试了,还是抓紧时间看看书吧。想到明天那场考试的重要性,我忙回到自己房间找出参考书,认真地复习起来。看着看着,一丝微弱却有清晰的歌声又从隔壁传来。这歌声就像一盆从天而降的冰水,让我全身冰凉。

  来了,这歌声又来了,是错觉吗?不,这次我可以肯定,我真的听到了歌声。我想出去看看,说不定,那就是那个不懂礼貌的考生发出的,但万一,万一又像昨天那样,门是锁着的呢?兴旺连锁餐厅里那个男人说这是鬼屋,会不会是真的?如果我出去会不会有危险?想到这里我仿佛已看见自己被一个青面獠牙的鬼怪吞噬。必须承认我这个人的胆子还是比较小的。书是看不进去了,我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里,希望那恼人的歌声快停止。就这样,我战战兢兢过了一夜。

  第二天考试时,我只觉自己的脑袋昏昏地,原先烂熟于胸的知识,一点也想不起来。我只能胡乱地在试卷上写些文字,希望能多得点分。考试一结束,我就给张老师打电话,我要问清楚鬼屋的事。

  “喂,请问你是?”电话中传来张老师的声音。

  “是我,丁倩,租你房子的那个女生。”我不等他答话,接着说:“张老师,你有点过分了,你怎么能让我住鬼屋呢?”

  电话那头的张老师没有回话,一会儿,他缓缓地说:“你听谁说的?哪有这事?”

  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你还想赖,我都听人说了,你那个什么破房子,害我听了两个晚上的歌,现在考试也没考好……”

  “你……听到了……歌声?”张老师的声音越来越不自然。

  “当然,我不管,你把钱退给我,我到别的地方去住。”我想钱一要回就马上搬走。

  “咳,你别听人乱说,那房子哪有什么问题?你要是想搬你就搬,但钱是不会退给你的!”

  我没有想到张老师会说出这样的话,正要和他争辩,电话里却传来“嘟嘟”的声音。他把电话挂了。我再拨,他关机了。这次我可没办法了,我只有张老师的电话号码,并不知道他住哪里。而且听他的口气,很是强硬,就算我找到他,估计也没办法把钱拿回来。

  我垂头丧气的回到房里,邻居的门还是紧紧地锁着,看到那紧闭的门,突然一股怒气冲上心头,我走过去狠狠地敲那门,吼道:“出来,你倒底是人是鬼?出来……”可是不管我怎么喊,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慢慢的,我安静了下来,毕竟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想办法解决复试的问题,今天上午的笔试是考砸了,明天的面试是我唯一的机会,我一定要抓住。想到这里,我从行李箱找出个白色的本子,上面写着“硕士生导师吴伟”几个字,那是我花了不少功夫搜集而来的,那个吴伟就是我所报专业的导师,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有时导师的帮助会比你的考试成绩更有用。只有能够投其所好,让他在面试时为我说话,就一定可以进入这所学校。

  “吴伟,五十岁,丧偶,有一子二十年前去了美国。个人爱好,喜欢女学生。”看到这里,我觉得有点心惊,吴伟的这个爱好,在考研论坛里可是传得世人皆知。一个研友听说我要考他的研究生,好心地提醒我小心,别让他占了便宜。正是听了他的劝告,我才没有先去找吴伟拉关系。我想靠我的实力,应该可以正常录取的。可是现在我的笔试考成了这样,只好走这条路了!

  我拨通了吴伟的电话,一个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哪位?”我小心翼翼地介绍了自己,并把自己的笔试情况告诉了他,然后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吴伟沉默了一会,最后说:“这事有点麻烦,电话里也说不清楚,这样吧,你晚上八点左右到我家里来,我们面谈。”

  面谈,听到吴伟这么说,“喜欢女学生”几个字,浮现在我的脑中,今天晚上我就要入虎穴了。我对着镜子照了照,镜子里俨然一个美女。我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也许,吴伟好色对我来说是件好事,不过我也并不打算为读书献身,怎么办呢?对了,我想起了自己的手机,我这个价格不菲的手机有个功能——2个小时持续录音,我先把手机的录音时间设置为"20:00—22:00"。只要吴伟对我不轨,手机就可将它录下,到时在以此要挟他,不怕他不招我进来。想到这里,心里又高兴起来。

  五

  化妆是件费时的事,我从下午六点开始化,现在已经七点半了,我还没化完。我对着镜子化了又化,一心想把自己化得跟天仙一样,恨不得吴伟一见我的面就拜倒在我的裙边。我本来就长得很漂亮,化安妆后更是美艳无比。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有些陶醉起来,那长长的头发,圆圆的脸蛋,圆圆的?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我的脸是尖尖的,不是圆的,再仔细看看,镜子中的“我”竟然慢慢的变化起来,脸慢慢的变圆,眼睛也变得大大的,身上的红色休闲服也成了件黄色的连衣裙。冰冷的汗水不断的从我的额头上流下,可是镜子中的“我”的脸色却越来越红润,越来越不像我了。她慢慢的在自己的脸上涂抹着。还不时的向镜子外的我笑笑。此时我已是浑身冰冷,脑中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想移动一下身体,可是身体却像是被绑住了一样,完全动不了。渐渐地,我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

  “嘀嘀嘀嘀……”手机响了,镜子中的“我”忽然又像我了,我试着举了下手,手僵强的动了一下。我可以动了。身体却不停颤抖起来。我揉了揉眼睛,镜子中还是那个美丽的我,只是脸上的妆被汗水弄乱了。难道又是错觉?如果不是我设好的手机备忘录响了,会发生什么事呢?

  想到备忘录,我想起我还要去找导师吴伟,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匆匆补好妆,把手机放在裤子口袋里,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正当我要打开客厅的门走出去时,我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咔咔……咔”。这是一种从地下从来的声音,里面全是潮湿与阴冷。接着一道亮光从左边的房门里射出来,光像是把利刃,把我才平静的心切的支离破碎。这次我可是肯定,不是幻觉,我甚至还感到从门缝里吹出的丝丝冷风,那风就如条毒蛇,将我紧紧缠绕。这时,面又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个黑影从房里慢慢的出来,我想跑,腿却不听使唤。正当我要回头看看时,一双手放在我的肩上,我禁不住的大叫起来,可是我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别叫了,醒醒。”我睁开眼看见五六个男子坐在我身边,准确地说,五个穿着警服的男子。

  警察?我很惊讶,为什么我的屋子里会有警察?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我脑中突然一闪,“考试,几点了?考试开始了吗?”

  警察们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我。没有人说话。他们的沉默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考试取消了。”一个年长的警察缓缓说。

  “取消了?为什么?”我问。

  “因为吴伟死了!”他说这话时一直盯着我,目光就像两把利刃,要把我刺穿。

  “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我问。

  “坠楼死的,当晚的保安李平正好在那时下班回去了,他又没有手机,也没人知道他住在哪里。那只好等他今天来上班才见到他。所以,我们今天才来找你。” “保安下班,今天找我?”我听得莫名其妙。

  “因为保安李平说看到你昨晚出现在吴伟住的小区,你怎么解释?”

  我?我出现在吴伟住的小区?昨晚的事一点一点的在我的脑中浮现,“我记得昨晚我是打算去吴老师家的,可是……”说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昨晚,昨晚我见鬼了!”

  “哦,然后呢?”听我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那警察的反应倒是很平淡。

  “然后,我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你们就在这里了!等等,你们来这里不会是怀疑是我……”

  “嗯,是的”他仍然不紧不慢的,看得出是个经验丰富的警察。“你还是先说说,昨晚你去吴伟家后发生的事吧!”

  看来,他真把我刚才的话当鬼话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我见鬼的这件事,“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记得了。你不会认为是我杀了吴伟吧?”

  “至少现在看来,你的嫌疑最大。所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配合,我当然会配合了,可是我真是想不起来昨晚的事了,怎么配合。我现在发现自己的这次复试之行真是太不顺了,先是住进了鬼屋,现在又和什么杀人案扯上了关系。正在我为难时,从我的口袋中传出来“嘀”的一声,那是手机没电时发出的声音,手机?我想起昨晚我去吴伟家之前,曾把手机的录音功能打开了。我忙拿出手机,手机只剩一格电了,这说明它昨晚的确工作过。我兴奋地对警察说:“手机,我的手机可能记下了昨晚的事。”警察们又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地说:“那还不快给我们看看。”

  换好电池,我找到录音记录,按下了播放键,“啊……”从里面传出来我的尖叫声。那一定就是昨晚我见鬼时发出的。接着,没了声音。又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了一片喧闹。可能那时我已经走在路上了。很快,里面又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请问你找谁?”“我”回答:“我找吴伟老师。”“那进去吧!”那应该是保安了。几分钟后,门铃声,接着一个男子说:“你一定就是丁倩了,请进!”奇怪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说话,吴伟倒是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说现在研究生招生过程中老师的重要作用,说研究生如果得到老师的关照,日子会很好进的。当然他还不住的夸我漂亮。“那我要怎么办?”“我”突然说话了,但声音有点尖尖的,好像不是我平时的声音。“那就看你的表现了!”吴伟意味深长的说。

  “老色狼!”听道这句话,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老警察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出声。我忙闭上嘴,继续听下去。

  “吴老师,你又想来骗人了。”“我”阴阴地说。

  “小丁,这话怎么说?”

  “五年前你就这么对我说了,可我现在还不是这里的研究生,你说,你对得起我吗?我把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你,你却这样对我。”“我”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什么……五年前,你……”吴伟的声音变了,听得出他在害怕。

  “你就不认识我了,你仔细看看,是我呀,方子宣呀。”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鬼……鬼。别……别过来”吴伟的声音已经扭曲了。

  接着吴伟一声怪叫之后,又没了任何声音,一会儿,又是一片喧闹,开门声,及刚才我和警察的对话。

  听完了录音,我已出了一身的冷汗,要不是身边有这么多警察,恐怕早就吓晕了。

  老警官把我的手机拿过去,对我说:“这个我们还要进一步研究,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做份记录吧。”

  我想都没想,马上答应,我实在不敢住在这里了。“对了,这里的房东张老师,可能知道点什么。你们可以去把他找来。”这个张老师把我给害惨了,现在出了这事,他也脱不了干系。

  我随便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和警察们一起离开了。走的时候,我不自觉的看了隔壁一眼,门上还是挂着那把锁,仿佛从来就没有开过。突然我听见里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再见。”我又是一惊,又出了一身汗。

  六

  那个姓赵的老警察真是好人,他见我没钱,又没地方住。就让我住到了他家和他上小学的女儿住在一起。和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在一起,我的心情好了许多。

  几天后,我正在逗赵警官的女儿。赵警官打电话来让我到44栋二单元4号去一趟,说有东西给我看。我本来不敢再去那里了,可是赵警官却坚持让我去。

  我忐忑不安的来到44栋二单元4号,只见那里已有不少的警察,房东张老师也在,赵警官见我来了,说了声,开始吧。一个年轻力壮的警察走到我隔壁的房门前,猛一撞,门应声而开,无数的小颗粒在阳光下飞舞,警察们一拥而入,屋内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张双人床,床边有张桌子,还有个衣柜。整个房间都是灰尘。进屋后便四处搜寻着什么,片刻,一个站在衣柜前的警察兴奋地喊:“快,快来。在这里。”大家过去,把衣柜里厚厚的衣服搬开,里面竟然是个人,“小丁,你过来看看。”赵警官叫我。我走过去一看,身体一软,坐在地上,圆圆的脸,黄色的裙子。这不就是那晚出现在镜子里那个人吗?

  “别怕,这里这么多人,还怕个死人?”赵警官把我扶起来。

  死人?她的样子可不像是个死人,圆圆的脸上依旧红润,看起来,她倒像是个睡着了的美人。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赵警官做好了安排后,把我带到了外面,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心里面平静多了。

  “她和你一样,是来参加研究生复试的。她叫方子宣,五年前,她从一个偏僻的山村小学来这里,本想通过考研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是,你也知道这是名校,竞争很激烈,她没有考上,这时,面试评委中的一人,找到她,对她说有办法让她录取,条件嘛,咳,就是那个了。结果,方子宣一时糊涂,失身于他。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吴伟又没有替她把事办好,之后,心有不甘的方子宣,又来找吴伟,争吵中,吴伟把她给打死了。于是吴伟就把她放在这个衣柜里,学校方面自然不会关心落榜后的方子宣去了哪里,而方子宣原来工作的学校又以为她考上了研究生,不回来了。加上当地条件十分的落后,也就再关心她的下落了。之后,吴伟以房子不干净为由,搬了出去。然后把房子,交给了他的一个亲戚张峰看管,张峰就是那个所谓的张老师。由于这里的人都知道这是鬼屋,就没人敢进去。于是事情就一直这样的瞒着,但正好这时你来这里复试,又需要房子,而张峰正好又要钱去给老婆看病,于是张峰就冒险把房子租给了你。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那你的意思是,是方子宣借我的身体杀了吴伟。”我还是不解,“还有,她的身体怎么还完好无损?”

  赵警官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这个嘛,就不说不好了。”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再看看方子宣,看着她静静地躺在那里,我叹了口气,心中不是滋味,为什么,在培养人才的高等学府里竟会有吴伟这种败类,为什么这种人又偏让方子宣遇上。如果那晚去吴伟家的真是我自己,又会怎么样呢?唉,不管怎么样,方子宣,你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这时,方子宣的眼睛缓缓张开,嘴唇轻扬,嫣然一笑。

0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相关内容
不安分的拖鞋
夜半时分,他突然被厨房传来的拖鞋声惊醒。看看熟睡的枕边人,他暗自心惊。蹑手蹑脚,走进厨房,打开灯光。竟是自己的..
婴灵恶泣
彭纪棠将表妹丁春妍带入彭府,彭老太太一见这位失去双亲的外孙女不时老泪纵横。“妍妍啊!往后你就跟着外祖母、舅舅、..
太平间守望者
冰凉的声响对我来说,学医是一个错误,学外科尤其是一个错误。我不喜欢手术台,因为那是一个太接近死神的地方。在那里..
烧书做饭
古时候有位家里很穷的孩子,拜当时一位有名的学者为师,学习做学问。可是孩子来了几天,学者只教他做一些农活,却不教..
听鬼讲故事
河南宛城人李四,一九九零年时三十岁。他有三大爱好,被他老婆称为三不动,一遇棋摊不动,二遇麻将摊不动,三遇人摆龙..
轮流当乞丐
早年,皖南宣城出了一件空前绝后的大奇闻:原任县令乔昌文因治理地方成绩显著,在即将被升为省臂察的时候,朝廷突然来..
六个恐怖夜
谁?那个恐怖的声音……究竟是谁?第一夜事情发生在秋天,一个让我想起来就心有余悸的秋天。"咚……咚……咚"模糊中我..
飞天夜叉
话说,某个寺院举办了一次法会,而人们正在进行各种游戏。其中,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正爬在高高的竹竿顶端耍把戏。突..
神偷
南宋时,京城临安街市繁华,然而盗贼极多,且神出鬼没,来去无踪,专偷官僚大户人家,官府对他们无能为力。有一个神偷..
耶稣降临的日子
这个故事或许说的晚了点,但是我还是想把它记录下来。平安夜都是温暖的,因为无论是节日本身的意义或者是节日里人们的..
鬼使神差
欧阳荻和何荻本是一对恋人,两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荻”字,而且是初中、高中、大学同学,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一起。大..
夜半无人轻舞时
在北京陶然亭公园附近,是著名的中央芭蕾舞剧团,那里艺术气息浓郁,帅哥美女云集,也经常举办一些芭蕾舞剧演出。这个..
洛阳牡丹出邙山
古代洛陽附近有座北邙山,亦称牡丹山,满山都长着牡丹花。当地农民年年秋冬滥伐牡丹,砍去作柴。有一青年,却特爱牡丹..
不要乱给别人扫墓
李大爷是个坟地管理员,每逢清明重阳等李大爷都会去那些没人的孤坟去打扫,顺便烧点纸钱给它们。在坟地里有一座特别的..
家里鬼故事|血咖啡
夜深了,妻子已然进入了梦乡。我推开卧室的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厨房。我每晚都有上网的习惯,每每上网前总要为自己冲上..
孤岛屯里的怪事
去年夏天,孤岛屯里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村东头的王老汉王世强在用手扶拖拉机上家拉麦子的路上..
民间鬼故事|光棍告状
北宋年间,京城开封汴梁城西英韬街住着一位叫章能的秀才。已过而立之年的章秀才,上无爹娘,下无妻儿,光棍一人,住在..
老铁匠的紫砂壶
老铁匠的紫砂壶 老街上有一铁匠铺,铺里住着一位老铁匠。由于没人再需要打制的铁器,现在他改卖铁锅、斧头和拴小狈的链..
十大经典恐怖片
1 小岛惊魂影片《黑暗惊魂》开始的第一特写镜头就是一个惊声尖叫的妇女。直到这部影片结束时,观看这部影片的每个人..
鬼影出没
那年,上完大学后,我考取了临床医学院的研究生,被学校分配到省人民医院实习三个月。到医院的那天,接待我的是一个上..
0
0
分享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

个人中心

每日签到

我的消息

内容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