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小说 > 言情 > 《读爱》第13章 :第一次吃蛋糕
《读爱》第13章 :第一次吃蛋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席龙坐在林一涛左边,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向林一涛说着生日祝福向他敬酒。


  林一涛忙站身起来,嘴里忙说:“谢谢兄弟动听的赞美和衷心的祝福,谢谢。”


  二人干杯后,坐在席龙下面的色鬼又站起身举杯向林一涛说:“好话都被阿龙说完了,今天是涛哥的生日,阿龙说的对,涛哥长的帅,非常帅,帅的非常。那我就祝涛哥生日快乐,身边美女如云,老婆多多。” 


  林一涛听色鬼如此一番话,忍不住把嘴里的酒都笑将出来,然后又轮到杨刚敬酒,杨刚下面是康西。


  一圈酒敬下来,林一涛已有点晕乎乎了,辛好喝的是啤酒,不然喝白酒这一圈都让他醉倒了。女生中,就阿凤,小美喝啤酒,剩余女生都是以饮料代替。


  席龙拿过一瓶白酒说:“是男人每人喝一杯白酒。”


  他一开口,色鬼也跟着起哄,并自倒一杯白酒,杨刚也只好倒一杯,除了康西和刘志,其他男孩都倒了一杯白酒。


  见他俩不倒白酒,林一涛就问康西怎么不喝白酒?康西振振有词地说:“现在我们还不是男人呢!”


  “切,我也不是啊!”林一涛大叫。


  “刚才说错了,是男的就喝一杯白酒。”席龙忙补充说。


  他这么一说,康西和刘志才倒了一杯白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男生都喝的差不多了,尤其是林一涛,心情异常兴奋,说起话来手舞足蹈,声大如雷并不时说几句笑话,把那些女孩逗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没办法,林一涛脑子里让人开心的东西太多了,一会儿讲笑话,一会儿出题让大家猜,又是出谜语,答不出来的喝酒一杯。


  时至九点,已有两个人喝道趴桌而睡,两名服务员端来四盆乌龟汤。


  众男生都喝的头晕脑胀,分不清东西南北,林一涛让服务员帮他们盛好一碗汤,林一涛让大家喝龟汤解酒。


  醉倒的那两个人被女生中的小草,小思叫醒喝龟汤,王颖坐在康西身边,一直劝康西少喝点。


  康西听她的话,喝的最少,也是男生中头脑唯一清醒的一个。


  大家喝完汤,服务员把残酒剩菜都撤了。


  林一涛把王颖送的蛋糕拿到桌上,这时小思,小草,阿凤,小枝分别拿出一蛋糕上来,还都是四磅重的蛋糕,康西一见,笑道:“天呢,我肚子吃的饱饱的,还拿那么多蛋糕上来。”


  林一涛站起身来,还没站定,又跌坐在椅子上,挣扎半天再次站起来,推开椅子,摇摇晃晃走了出去。


  “他这是怎么了?”小思不解的问。


  “可能是去洗手间了吧”康西回答。


  “小西,你去看下他吧,他喝醉了,不要出什么事。”王颖轻轻碰了一下康西说。


  “嗯”康西低声应一声,刚想起来,却见林一涛又返了回来,身后又跟着五六个人,有一个就是餐馆老板,四个服务员和一个小男孩,男孩约八九岁。


  林一涛请他们进来,那四名服务员见房间没有椅子,就出去搬了六张椅子过来。


  林一涛见大家都坐好了,就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谢谢大家肯过来陪我一起过生日,谢谢大家,我感觉我很幸福,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我很高兴也很幸福。”


  他说话完,大家都微笑着向他鼓掌,小草,小思,王颖等几名女生忙着插五个蛋糕的蜡烛。


  林一涛今年二十岁,吃了蛋糕就是二十一岁了,二十一岁就要插二十一支蜡烛,可每份蛋糕只有十九支蜡烛,小思她们就把其中一份蛋糕上的蜡烛取下来,蛋糕给了老板。


  四盒蛋糕插好蛋糕并点燃,一名服务员把灯光关掉,房间一下子黑暗起来,蜡烛跳跃的火焰,焰光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看上去如镜中的映像呵了一层雾气。


  “涛,许个愿吧!”康西催林一涛说。


  “四份蛋糕可以许四个愿吗?”林一涛似自言自语又似在问每一个人。


  “你也太贪心了吧!”康西说他,


  “应该不可以吧,只听过许一个愿,别在太贪心哦。”小思笑道。 


  “一个蛋糕许一个愿望,那还有三个蛋糕蜡烛还没吹呢,应该是这三个愿望是你们的,等下我们一起吹蜡烛好不好?”林一涛语气有些软绵绵。 


  “嗯,好吧。”小草和阿凤,小思同时答道。


  “那现在大家一起许愿,我喊一二三,一起吹蜡烛哦。”餐馆老板提议道。


  “好……”众人随和着说。


  房间陡然静了下来,静的彼此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声。 


  十秒,十五秒,二十秒。


  “一,二,三,吹蜡烛。”餐馆老板一声喊,众人欢呼一声,齐把四份蛋糕蜡烛吹灭。


  黑暗中响起熟悉又动人的生日之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唱着,康西先流下眼泪,虽然是林一涛的生日,却令他很开心。


  从小到大,每每他过生日,爸妈就给他煮一个或两个鸡蛋,一句祝福的话都没有,完全没有这种让人感动想哭的气氛。


  出来打工后,过生日更是凄凉,刚出来时,身边没有一个知心朋友,到了生日那天,他就一个人跑到外面草地上发呆。口袋里没钱,想买点吃的都没钱买,一个人看着没有于月星的夜空,静静发呆,想家人,想着未来,就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他时常觉得自己活的窝囊,每个月的工资都会准时寄回家。


  有一次,爸打电话,说妈病重了,要他寄钱回去。


  辛好后天就要发工资,一共发了一千五百一十五块,他寄了一千五百块回去,而邮费则是十二块。


  从邮局回来,他的口袋只剩下三个一元的硬币,这三元钱就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和零花钱。还好厂里包吃住,别人晚上下班后出去逛街买水果回来吃,他则是躺在床上看书或写字。如果没书看了或不想写字的时候,就出去躺草地对空发呆。


  香皂没了,就不用,洗发水没了,就用洗衣粉洗头。为了省牙膏,每次刷牙都是用一点点,洗衣粉也是省着用,宿舍没提供开水,别人口渴就去买饮料喝,而他只能喝自来水。


  有次喝自来水喝的拉肚子一个礼拜,硬是舍不得花几块钱买盒药。


  没人能体会到他受的苦,没人了解,更没人帮他和他交朋友,直到认识林一涛,林一涛帮他,听他的心里话,安慰他,鼓励他,让他非常自卑和内向的心逐渐开朗起来。


  所以说,在他今天能认识这么多朋友,林一涛对他的帮助,已无法用言语表达。


  看到林一涛今天这么幸福,他也很幸福,在他心里,林一涛已是他最好的朋友和兄弟。 


  王颖把切好的蛋糕递给康西手中,见康西脸上有流泪的痕迹,就轻声问他怎么了?康西接过蛋糕吃了一口说没事。


  其实,这是康西第一次吃蛋糕,他很喜欢吃上面那层白色的奶油,王颖见他把蛋糕上的奶油,而下面那层面包不想吃,就把自己那块还未吃的蛋糕递给他说:“我不喜欢吃奶油,你帮我吃了吧!” 


  康西看向王颖的眼睛,发现王颖一双秋波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


  半推半就还是接住王颖王颖递过来的蛋糕,王颖就从康西手里拿过他吃剩的蛋糕低头吃了起来,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好似很香甜。


  本来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再者,餐馆老板又不想让他们玩砸蛋糕游戏,小思,小草提议去K歌,立即有一半人举手同意。


  经过一番商议,有一半人不去,直接回厂了,剩余一半人就去隔壁超市三楼去K歌,剩下的两个蛋糕和残局由餐馆老板搞定。


0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相关内容
血契
乾隆十八年芒种那日,安州千佛茶庄老板张安和往常一样早起,沏好一壶千佛雪芽,正欲清心静气好好享受一番,突然听得..
愤怒的英魂
2005年初,根据部队的建设需要,我这个营长转业到了地方。我被分到了河北省一个小县城的民政局任副局长。一把手乔局长..
菜头陀
我是一个农民,我每天带着锄头下地。给我种植的大白菜施肥除草,但是今天却出现了一个让我十分奇怪的事。 我的菜竟然..
我哥哥的遇鬼经历
我哥哥是属于那种体质比较特殊的人,所以在有些时候就会遇到一些平常一般人看不到和听不到的东西……有次他放学回家,..
半夜时分,发短信要小心
"你们知道吗?在半夜的时候,往444里发10个4,就能收到地狱发回的短信呢。"小晶神秘兮兮地对我们说。我、小晶、阿茸和..
秋婆子
民国初年,在江苏一带都流传着秋婆子的故事,传闻这秋婆子头上生有两角,身后长着一条大尾巴,其余与常人无异。不过这..
夜半醉酒歌一曲
苏轼被贬湖北黄州后,黄州的徐郡守虽有监督苏轼的责任,但他认为苏轼是个人才,因而对他很好,任由他自由自在地往来于..
情妇
新潮的打扮,炫耀的包包、夸张的衣着、浓浓的妆容,就是这个女人,大家都在议论。听说他在北京绑了个款子,给她买了房子..
刀剃吊冬瓜
刀剃吊冬瓜何小九自幼丧父,村民都很照顾他,但小九娘看得更远些:村民虽然心善,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这天小九娘就..
老工厂逸事
这个故事发生地及人物是绝对真实存在的………在我们这个小城市里有个算是比较大的机械工厂,是滇西南里有名的老厂子了..
诡梦奇谈
昨天中午小憩,看着看着手机竟睡着了。梦里场景皆是寻常生活,熟悉人事,我按部就班在梦境里过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一瓶洗发水
“柱子考中了!我们家柱子考中了!”柱子他妈高兴地在村里大叫!这个贫穷的小村子从来就没出过大学生,这是破天荒的第..
绿牡丹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书生很爱好养花,人们便送他一个外号,叫他“花相公”这花相公的花园正靠着大马路,南来北往的人..
殡仪馆的化妆师
一、奇怪的尸体小志是一名殡仪馆的化妆师,这个职位真的很不好当,每天都要跟几十个死人化妆,谁能心里头舒服呢。但是..
活埋金明
金明是一个能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很能挣钱,对农村来说,能挣钱的人就是能人。但是金明的家人却对金明恨之入骨。..
楼道闹鬼
某小区零号楼。夜半,黢黑的楼道里突然传出凄惨缥缈的哭声。听起来声音很低,却足已让全零号楼的居民瞳孔缩小,头皮发..
葬尸湖
午夜,佟晓婧被困在梦魇里痛苦不堪。只听锣鼓唢呐喧闹朝天,一顶八人抬花轿正朝村西边的魔水湖而去,不知是哪朝哪代,..
住在我家的白狐大仙
十三岁的那年,正值秋收好时节,丰收的喜悦漾溢在每个农家人的脸上。父亲在单位是个装卸工,体力劳动强度很大。父亲像..
民间鬼故事|鬼新娘
一、轿帘上滴下的血红红的喜炮,红红的轿,红红的新娘,红红的桥。庄家娶亲,那排场几乎要惊动全城的人。一路上震天的..
黑血羚羊
我有个表舅,是个商人,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他总是可以弄到一些很值钱的东西。有时是古董,有时是标本,还有时..
0
0
分享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

个人中心

每日签到

我的消息

内容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