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小说 > 鬼故事 > 家里鬼故事 > 不会上的电梯
不会上的电梯
作者:鬼怪屋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电梯是现今人们代步工具之一,它的发明使人节省上落楼梯的时间,最重要的,是要协助日益增高的楼宇的住客抵家。但你又有没有想过,这普通的一副机器竟是杀人工具?

  上水某旧屋村的一幢大厦内,有一部令人“有入无出”的电梯,经常有夜归人无故暴毙之内。相传每到了深夜十二时后,若有人搭上楼的电梯,它都只会向下移动,直至那人被吓死为止,故该电梯亦称“不会上的电梯”。

  阿明刚刚搬到此屋村,亦曾听闻过该大厦的电梯十分邪门,然而他一向都不相信鬼神之说,对那电梯也没有避忌。

  “阿明,你今晚加班吗?”阿明的母亲问。

  “是的,你今晚不用等我了。”阿明说。

  “记着回家时切不可乘搭电梯,用楼梯吧。”她担忧地说。

  “为甚么?”阿明摸不着头脑地问。

  “那是鬼电梯哩。每当午夜十二时后它便变成『不会上的电梯』,它会一直下沉,直至你气绝身亡为止。”她语带惊惶地说。

  “你不要这么迷信吧!这个世界怎会有『鬼电梯』呢?只是用来吓唬人罢了。”他不耐烦地说。

  “是真的,这么多人死在那里便是证明。”她说。

  “是巧合罢了。放心吧,我长大了,不会有事的,况且夜半三更走楼梯还更易被人打劫哩。”他向她说。

  晚上,当阿明回家途中,到达大厦前已是午夜十二时多了。当他踏入大厦范围后,突然感到一丝凉意,不禁打了一个冷震。四周寂静得可怕,加上黯淡的灯光,他亦感觉到有点心寒,于是立刻按了电梯掣。

  隔了一会儿后,电梯到了。梯门打开后,彷佛听到一段哀怨的哭声。阿明摇一摇头,心想可能是太过疲累才产生幻觉罢了,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他踏入电梯,按了“13”的按钮,梯门跟着徐徐关上。电梯理应向上移动,但重心一沉,电梯竟在地下向下移动!他大吃一惊,连忙不停按着“G”字和开门的按钮,但电梯只管快速地向下沉着。灯光闪烁不定,他亦被吓至双脚发软,只能扶着横铁来支撑身体。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电梯终于停了下来。

  电梯门打开之后,奇怪的事发生了。眼前景象并不是电梯大堂,而是一个单位似的。阿明已不敢轻举妄动了,只有眼巴巴看着眼前景象的变化。“屋”内出现一个少女,样貌娟好,而且身材匀称,加上一头长发,非常漂亮,跟着出现了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两人起初有如一对恋人般亲密,未几两人便吵架起上来,女方更掌掴了男方一巴,男子盛怒之下把女子推跌在地上,更跨上她的身上并用力地捏着其颈,直至她不能再挣扎为止。之后阿明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晕倒过去。

  阿明醒来后发觉身处医院,并把怪异经历告知母亲。自此以后他便深信世上确有鬼神存在,不敢再胡乱轻蔑了。数天后阿明从报章得悉一宗离奇凶杀案,受害人竟是当晚他所见的少女,他立刻向警方告知疑犯的样貌,终把凶手绳之于法。

  原来那是一宗谋财害命的血案。事后有人在附近做了一场法事,阿明亦捐赠协助。虽然冤鬼索命的事件似乎告一段落,但是电梯的命案仍不绝于耳。是冤气未消,抑或是还有另一恶鬼潜伏其中?那便不得而知了。


0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相关内容
画皮
婷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其实我们是同学,只是我们无话不谈,也就成了朋友。我们是高中同学,学校大多是寄宿,因为婷觉得..
送葬怪事
外公客死异乡,由于高血压导致的脑溢血,抢救无效,很快就离开了我们,那年我八岁,还不知道人死了是怎么回事?跟着妈..
扎着红丝结的拖把
曼倩是我的同学中一个长得很美的女子,长长又浓密的黑发总是用一条红丝结绑起来。我常用手去抚摸那头黑发,然后揪揪自..
体罚
班主任面露凶光地走向我。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不怕。我从来就没怕过他。自从我发现了他那个秘密,我就更不怕了。..
鬼事连篇之收头发的老太太
最近朝阳小区内来了个收头发的老太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佝偻着身子,一脸的褶皱,双手很粗糙,一看就是能吃苦的..
御龙观音
观音妙相,有鱼篮观音,莲花观音种种,各自美丽庄严。我见过的各式花件,映象最深的,却是一尊御龙观音。观音用她白润..
新疆怪谈之深山里的部队
这个故事是我从一个姓钱的煤老板那里听来的。他从前是一名运煤的司机,专门负责把深山里挖出的煤运出来。老钱工作的那..
我要我们在一起
题记:世间的一切都不是那么完美,即使是我不顾一起的爱你。水水是个长相略丑的21岁男青年,母亲被强奸,父亲受不了又..
赵士扬罚知县
明朝时,堂邑县城西北十里,有个赵家花园。庄主赵员外的前几个儿子,都在外做了官,一个个仪表堂堂,可唯独小儿赵士..
猛鬼电话
以前打电话,号码不像现在用按的,是用手指插进一个有洞的圆盘用拨的。话说从前从前......小明家的电话号码是444—444..
换头术
一话说沧州城内,有一个王守玉王大员外,此人靠着祖上传下的千亩良田,过着大富大贵的日子。前不久,他看上了“粉香阁..
汪虎开新路
从前,岩坑人到董村亭下去,要走一条盘山小路,从龙化寺院门口经过。如果,顺着势开一条横路,走起来平坦,还要近好几..
包公夸桑
春光灿烂耀中华,万岁家里乐开花;正宫娘娘生太子,文武百官齐插花。唯有包黑来得晚,折根桑枝头上插;两班文武暗暗笑..
鬼念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灵异事件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在我们周围,因为还有牵挂还有遗憾还有一股强烈的意念不..
生死之恋
长沙的夜美,师大文学院花园的景色更美。两年来我的忍耐终于达到了极限,我选择了所有人选择的那种方式,发泄,感情的..
惊瞳血缎
恐怖小说编辑写给我的书评:评红娘子长篇玄异小说《惊瞳血缎》恐怖文学在西方国家经过若干年的发展日趋完美,而其中以..
不是郎中的郎中
杏花城是一座千年古城,相传城里有一本神秘药书,记载了近千种神奇偏方,书中有一种叫“百日嗑”的偏方,还记录了这么..
虐杀-复仇的女人
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一搬进403室的时候,苏晓琅就立即注意到了她。苏晓琅是个画家,审美情趣高雅,他一眼就注意到这个..
真实鬼故事,我亲身经历的,只看到上半身!
真实鬼故事,我亲身经历的,只看到上半身!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对于我们广州来说已经是算冷的了),还记得上个学期,那..
两个晚上的鬼魂
人们常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而我是“旅馆住多了,总会遇到鬼”。在我旅行二十多年的生涯中,住过的旅馆至..
0
0
分享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

个人中心

每日签到

我的消息

内容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