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 思绪满屋 一个脑洞大开的创意网站 > 文学小说 > 武侠玄幻 >

三具尸体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21
导读: 三具尸体 作者:西楼寻梦 夕阳西下、晚霞生辉。 借着淡淡阳光、拼凑成幅千姿百态云彩图。 龙虎谷-----树林茂密、阴翳而又阴森。鸟鸣虫啼、虎啸狼嚎、闻之令人心惧。 陡然、只见一颗齐腰粗的榕树上绑着一个年约二八的少年。但见他长的粗眉大眸、鼻直口方、飘
三具尸体

作者:西楼寻梦


  夕阳西下、晚霞生辉。

  借着淡淡阳光、拼凑成幅千姿百态云彩图。

  龙虎谷-----树林茂密、阴翳而又阴森。鸟鸣虫啼、虎啸狼嚎、闻之令人心惧。

  陡然、只见一颗齐腰粗的榕树上绑着一个年约二八的少年。但见他长的粗眉大眸、鼻直口方、飘逸非凡、眉宇间凝结一股豪气与杀气。恨不得立刻破绳而出。怎奈、身上之绳硬如铁索。使尽周身力气,绳子却一丝未损。身上衣服反搞破几处。

  一阵风吹叶舞。被绑少年身边悠然站着一个中年汉子。那汉子生的虎腰熊背、宽肩厚胸、戴了一张鬼面具、一身武士打扮。右手提了一柄五尺长的青龙长刃剑、左手紧握拳头、发出咯咯错骨声。他这举动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沙、沙、沙、脚踩落叶声、有远而近。

  那戴面具人闻听此声。右手之剑画了一个圆弧、发出一声清脆的龙吟。凝神静听音发何处。突然、那面具人冷冷道:“来了、就现身吧、躲躲藏藏也甭想从我手里救出你儿子”声音从面具里发出,却成了另一种音调。

  “哗”一声轻响、随着面具人最后一个字出口、一颗茂密的大树上飘然跃下一人。手提一柄软剑、穿一身紫色长袍、头上倭一髻、戴一羽冠、上插一玉条儿。落脚在面具人身旁。只见他武眉郎目、挺梁鼻、面白无须、年约中旬。好一个潇洒先生。

  说起此人、在中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曾一套“千影剑法”打败京中三大高手、洛阳三虎、江南七兄弟、西域“唯我帮”大帮主……姓叶名一天、因他生的俊郎、文武具备、又是琴棋书画知音中的高手、人送外号“神才潘安”。

  被绑少年见到叶一天、似见到了救星。叫道:“爹爹、我在这儿”。

  叶一天见到少年、心中甚慰。訇道:“龙儿……你没事吧?爹爹来救你了”。欲上前救儿子、面具人剑一挺、抵住龙儿喉咙。淡淡道:“叶一天、你在上前一步、我就一剑取了他的性命!”

  叶一天望着儿子、又喜又怕、问道:“你想怎样?既然是我们俩之间的事、与龙儿无关。放了他、我任你处置便是。”

  “哈哈哈……”迎天一阵大笑、震的落叶满地。用的竟是“扩音震”狮子吼功。盯着叶一天、甚生气道:“叶一天、十六年前、你夺走我爱妻、让我无颜苟活与世。又奈、武不是你对手、文不及你、貌也不如你。眼睁睁看着静莲随你而去。那一刻、我的心如万蚁噬食、痛不欲生。就在那一刹间、我发誓、一定要在武功上超越你并亲手斩下你的首级、以报夺妻之恨、之辱!”

  “你是楚天鹰?”叶一天心一阵狂跳。

  “你还记得我啊!”

  “你想怎样?”顿了一顿、看着楚天鹰自面具里透露出的尖锐目光、隐隐透出一股股杀气。虽隔着面具、但可以猜出楚天鹰此时的脸色一定在变。或紫、或铁青、试探地问道:“只要你放龙儿一命、任杀任剐悉听尊便。”

  “闭嘴”楚天鹰霹雳大喝一声。霍地一转身、长剑指向叶一天、一字一顿道:“我隐姓埋名遮容、苦苦学了十六年武艺、就是为了要与你光明正大、轰轰烈烈比一场。恐你不赴约、便出此下策。我若取你姓名、早在十六年前便暗杀了你。何等今日?是为了让静莲知道、我总有比你强的一项。废话到此、出招吧!赢了我龙儿你带走。若败于我、你以及你儿子便同归天。”他如此说、只是让叶一天全力一付与他比武。

  “非如此不可吗?”叶一天似乎不愿意与他比武。

  “闭嘴、你是比还是不比?”

  叶一天茫然。不比、儿子命将无。比、胜与负、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十六年前、他无意间夺走楚天鹰之妻静莲。当时、静莲乃中原第一美人兼才女。才女配才子、叶一天初见静莲便被她的傲然非同一般的气质及美貌和文采深深吸引以至于不能自拔……十六年后的今天、如果万一再夺走楚天鹰的性命、他与心何安?

  楚天鹰苦练十六年武艺、就是要在武功上战胜叶一天。这一天、他整整等了忍了十六个春夏。如果让他轻易放弃这次比斗。他会同意吗?

  楚天鹰轻喝一声、人跃到半空、一挺剑、画了个圆圈、划出两道剑光、直刺叶一天双眸。叶一天哪敢多想、歪头躲过那两道剑光。抡剑格开他那一剑、一转身、回头便是一招‘千影剑法’中的第四式‘千手观音’。

  楚天鹰为了仇恨习练十六年武艺、武功早已练的出神入化、登峰造极。见叶一天这招“千手观音”向他刺来。随手也是一招“苍鹰捕食”缠住叶一天手中长剑。同时、左手直捣他心窝、右腿踢向他小腿“涌泉穴”同时打出、倒令叶一天大吃一惊。忙使出小擒拿法、挡住楚天鹰左手、右腿使出个连环圈、以脚尖抵住他的脚尖、跟着楚天鹰招式变而变。楚天鹰一连三招十二式令叶一天立刻很吃紧。随即手一旋转、挺剑下击叶一天右腿。叶一天急收右腿、收剑护住下三路。坼坼打打、已有百十回合、楚天鹰倒也没沾到什么便宜。

  两人不由大急、尤其是楚天鹰、恼恨自己苦练十六年武艺。到今日、还是丝毫占不了上风。欲想欲气、陡然一声长啸、内力贯出、青龙长刃剑发出刺耳鸣脆。虚劈三下、斜刺叶一天左胸。叶一天略一侧身躲过。楚天鹰剑一翻身、齐腰斩来。叶一天竖剑格挡那一刹那、楚天鹰一掌已无声无息拍出。

  “砰”一声闷响、叶一天紧急之下和他硬对硬碰了一掌。楚天鹰身子晃了一晃、退了两小步、拿桩站稳。叶一天登登登急退七八步、方立稳马步。刚摆个“苍松迎客”之势。突然喉咙一甜、嘴角已溢出一丝血液。

  楚天鹰见此、心中暗喜、信心更足。一抖手、青龙长刃剑如灵蛇般分刺叶一天上、中、下三路、连环三招、皆被叶一天抡剑格开。“铮铮”两剑相碰、迸出点点火花,泛出朵朵剑花。还手间、一见楚天鹰又使连环招数向他袭来。招招不同、式式一变、真如蛇信、变换莫测。且出招快如闪电、猛如饿虎。逼的叶一天连连后退、落在下风、“千影剑法”全盘脱出来拆解。两人兔起鹘落、进招如神龙舞穴、退招如怪蟒匝地。打了片刻、只见两剑相碰之形、却不见人影、白哗哗的一片剑光、打到哪处、落叶漫天、树倒枝断、鸟飞兽跑。

  两人以快抵快、拆打约八百多招、突听“噗”的一声轻响、一片血雨从天而降。“啪、啪、啪”洒落在地上还在飘舞的树叶上、不知是谁的血液。两人在空中、犹如平地、腾、转、躲、闪、又斗了十数回合、又一声兵器破体声、一股殷血又洒落一地。忽然、楚天鹰身影一闪、没了踪影。叶一天一个腾空跳跃、约到一颗树上、屏气搜索楚天鹰的藏身之处。突觉背后有利器划空声、脚尖点树枝、跃到另一颗树上。“叮叮叮”三柄飞刀扎进叶一天刚才立足之树枝上。飞刀入木三寸、只露出刀柄。叶一天凌空一个筋头落地、顿时、脚下两边的树叶被震飞到半空中。“呼、呼、呼”三柄飞刀趁着叶飞漫舞之际、直取叶一天上中下三路。叶一天屏气敛息、听音辩位-----拧肩转身猛回头。刷刷刷就是三剑、磕飞中下两路两支飞刀、左手伸在眼前看了看、不知何时、那支飞刀已被他夹中在手。鲜血顺着飞刀的刀尖一滴一滴往下落。流血的不是他的手、而是臂。是在空中被楚天鹰砍伤的。血就顺着手臂流到手上、又顺着飞刀滴落于地。他面无表情、脸色显的更加苍白。楚天鹰也受伤了、当然、是被他砍的。

  楚天鹰的突然踪影全失、立刻让他陷入极危险的气氛中。他闭目静听、没有动静、越是没有响动、越让他感到恐惧。突然、小腿一凉、仅接着一阵辣痛、低头一看、血液又从腿上流了出来。地上多了一尺长的利剑、剑身在地下、一闪而没。一跺脚、人已飘飞到树上。胜楚天鹰已没有信心了。顺便放了龙儿、这事不关与他、自己死就算了。

[page]

  “神龙游步”绝世轻功、叶一天连踏空气在丛林里几起几落、飞到儿子被绑的那棵树前。扬起手中夹来的那柄飞刀、甩手一扔、银光一闪、龙儿身上的绳索断为三段。龙儿见身上绳索已断、似乎从地狱中挣脱出来一般。取下那柄飞刀、叫道:“爹爹……”却不知这一声引来了死亡。

  “龙儿、快躲起来。”

  “来”字刚出口、“呼呼”数十颗透骨钉、银针、天女散花般分两股袭来。叶一天划剑一式“雨打飞花”拨开一部分、又一个“纵云势”和鲤鱼打挺躲来剩余部分暗器。而龙儿的武功不及父亲那么高明。虽躲开了大半部分暗器、仍中了七八颗银针。

  叶一天大叫一声:“龙儿、快走”毕竟在空中不是地上、呆了片刻、一个千斤坠稳稳落在地上。仍震的树叶在空中旋转打圈、比上一次震起的落叶更多。

  就在叶一天双足落地的那一刹那、霍地一转身、手中长剑一记“开天劈地”以剑身为刃向下砸去。

  蓦然----

  他眼前多了一个人----是楚天鹰、他那一剑恰恰砸在楚天鹰左肩。顿时、楚天鹰左肩痛如骨折、但、就在叶一天手中之剑拍到楚天鹰左肩之前那一瞬间。楚天鹰的青龙长刃剑已穿透他的整个胸膛。立刻、血溅如雨、殷红鲜血汩汩喷出……

  楚天鹰如梦处醒、霍地一下松开手中剑柄。慢慢扭头看向被砸的左肩、他呆了。叶一天是以剑壁砸在他左肩、若用剑刃、他这条左臂恐怕现在应该在地上躺着。

  楚天鹰问:“为什么?”

  叶一天嘴吐鲜血、已说话不清:“我已猜出你会遁地术、、、才、、、才、、、”手中的剑‘铛’一声、掉在地上、他也虚力地向下倒去。楚天鹰忙扶住他、输送自己最后一点残力到叶一天的体内。叶一天有气无力地动了动嘴唇、半天才续道:“龙儿、、、才、才是你的亲生、、、儿子、”这对楚天鹰来说、闻听此言、简直是晴天霹雳。叶一天又道:“静莲、、、十、、、六年前、、、弃你、、、随我而去、、、那时、、、已怀龙儿、、、一个多月了、、、”楚天鹰怒声颤声道:“你干吗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要等到你死我伤才对我说?龙儿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你是不是在骗我?求求你不要骗我?现在我已和你比过武了、心愿已结、我承诺过、我不会伤害龙儿的、你告诉我、龙儿到底是不是我儿子?”说到后两句、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叶一天努力想睁开眼、却没力气睁开:“如果我、、、刚开始对、、、你说、、、你、、、你会信吗?、、、你仔细、、、看看龙儿、、、的、、、眉宇、、、还有嘴角、、、你还可以、、、做滴血、、、认亲、、、”一语未了、似要撒手而去。楚天鹰又把丹田内微剩的元气输送到叶一天体内。完毕、吐了一大口血、血顺着面具滴落下来。叶一天得了他的元气、又说道:“静莲、、、刚生下龙儿不久、、、仇人、、、来、、、来寻仇、、、静莲、、、上来助我、、、被、、、仇人砍死、、、天鹰兄、、、原谅我、、、夺走静莲、、、我死后、、、龙儿便、、、由你、、、照顾、、、”再想说什么、终咽了气。

  “爹爹”龙儿在草丛中躲着、见父亲口吐鲜血倒地。踏使“神龙游步”三起三落、扑到父亲身旁、痛哭不止。

  龙儿转过头来、眸露凶光、“飕”一道寒光刺向楚天鹰心脏部位、楚天鹰没躲、其实他也没力气没时间躲开。“噗”一声很清晰的脆响、飞刀没柄插入进楚天鹰的心脏部位。飞刀刺中自己、楚天鹰反感到有一丝解脱的笑意:“龙儿、龙儿、我、我、、、”他本来是想对他说:“我是你亲生父亲啊!”但他却改口道:“我对不起你爹和你”说着、缓缓取下面具。

  龙儿双眸如电、瞪着楚天鹰、突然、身子一震、“你、、、你、、、你到底是谁?”因为他看到楚天鹰和自己长的很相似。尤其是眉宇和嘴角。龙儿又看向叶一天、见叶一天嘴唇还在蠕动、撕声叫道:“爹爹、、、爹爹、、、你一定要醒过来啊、、、爹爹、、、你不要离开龙儿、、、你教龙儿的“千影剑法”龙儿还没有学会呢、、、你答应过我的、要教会我的、、、”

  叶一天嘴唇动了半天、终于费尽全身力气甭出几个字:“龙儿、、、楚天鹰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不、、、不可能、、、你骗我、、、爹爹、、、你一定是怕楚天鹰杀我才这么说的是不是、、、是不是、、、不可能、、、你在骗我、、、、一定是在骗我、、、”迎天呐喊、撕叫的声音在山谷返回阵阵回音……

  楚天鹰嘶哑着喊、声音却很小:“龙儿、、、我是你亲生父亲啊、、、对不起、、、原谅爹不该、、、”

  “不、、、你们都在骗我、、、我不相信、、、我死也不会认你做父亲的、、、我要杀了你、、、替我爹爹报仇、、、、”拳头停在楚天鹰的鼻梁上却下不去手。知觉告诉他、他和楚天鹰有血缘关系。尤其看到楚天鹰的眉宇、他竟有中昏昏然似梦中的感觉、仿佛一下子回到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楚天鹰脱力地瘫倒在龙儿的怀里、小如蝇语的声音透过他的嘴直接传到龙儿的心脏:“龙、儿、可、不、可、以、叫我、一声、爹爹?”

  龙儿听到了!他的心感到一阵绞痛。他低头扶楚天鹰、嘴里的“爹爹”刚欲出口、却发现楚天鹰已闭目死去……

  灰暗的山谷传来一声爹爹和撕心肺裂地哭声……

  “我亲手杀了我父亲、、、我亲手杀了我父亲、、、老天、你为什么这样惩罚我啊……”

  两个爹爹都去了。

  楚天鹰身上那把飞刀、被龙儿拔了出来。呆呆地看了一眼飞刀、嘴唇蠕动了几下、不知道说什么!突然抡起飞刀向自己的心窝刺去---“噗”一声金属破体声、殷红的血洒滴在叶一天和楚天鹰身上和脸上。望着蓝天、身体缓缓向后倒去、“咚”一声、倒在二人之间。嘴角溢出一丝血迹、闭目睡去……

  夕阳已没、晚霞无色。

  一阵清风吹来、漫天树叶飞舞。

  风停、飞舞落叶纷纷下落。

  片刻、由树叶堆成的坟墓连成一个小丘、在这片树林里显的格外醒目、凄凉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