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 思绪满屋 一个脑洞大开的创意网站 > 文学小说 > 武侠玄幻 >

《变性阴阳功》第二章:变性阴阳功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21
导读: 变性阴阳功 西楼寻梦著 第二章 :变性阴阳功 午夜淡淡,星月皎明。 一三十出头一身秀才打扮的汉子,以世人难以想象的轻功攀爬上一座山头。环视四周,向着黑暗中问道:二弟,有消息了吗?随后他侧耳细听,黑夜中的山头很安静,他像听到什么一般。轻轻点点头道
变性阴阳功

       西楼寻梦著
 
    第二章:变性阴阳功

  午夜淡淡,星月皎明。

  一三十出头一身秀才打扮的汉子,以世人难以想象的轻功攀爬上一座山头。环视四周,向着黑暗中问道:“二弟,有消息了吗?”随后他侧耳细听,黑夜中的山头很安静,他像听到什么一般。轻轻点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按原计划去做。”说完又侧耳细听一会又道:“别急,我马上就到。”说完,一拧身,向山下飘去。

  “请留步”一秀才从树后走出来,拦住夜行中的五个人。五人一惊,停止脚步。“你们还是把藏宝图乖乖交出来吧,免得我动手”五人忙向后去看,不知何时,后面又来一秀才打扮之人。五人立即猜出这二人就是武林久负盛名的酸辣秀才,酸秀才钟不中和辣秀才钟得很。五太子老大聂龙抱拳作辑道:“我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拦截五太子,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酸辣秀才,辛会辛会!”

  当先喊话的是酸秀才钟不中,闻言呵呵一笑:“久闻五太子在江湖中的威名,今日一见,所闻不假。个个都是气宇轩昂,气度不凡,能与这样的人物合作,此乃是我酸辣秀才的荣幸。”

  聂龙一直很认真地在听酸秀才的话,直到酸秀才最后一句话吐出,才强笑一声:“合作?不敢!不敢!我五太子在江湖上虽混的一点地位,怎能和威震江湖的‘酸辣秀才’合作共事!不敢高攀,不敢高攀啊。”

  “兄弟这样说就错了”背后辣秀才钟得很上前插言道:“不管是按人情道理,还是江湖规律来说。独吞乃不情不义也,江湖中人最讲究义气,不说别的,我们两兄弟从德阳赶来到此共一千余里。身上盘缠已用光胎尽,还望五太子施舍一点!”

  所言所意,傻子都明白什么意思!五太子老三聂豹把嘴咧的很高,从牙缝里硬是挤出几个字:“原来你们也是冲宝藏来的”

  酸秀才忙接言“不敢,只是想请五太子得到宝藏能施舍给一点点,我们两兄弟就满足了。”

  五太子老五聂鼠随后追问一句:“不知酸辣秀才所谓一点点是多少?若只要作盘缠费用,小弟手上现在就有一千两黄金。”

  “呵呵~~~五太子什么时候也这么小气拖拉的?”辣秀才钟得很双手负背,绕到老五聂鼠面前:“酸辣秀才虽不才,放眼江湖,谁敢小虚。阁下认为区区一千两就能把我们打发走吗?吞食易胀啊”尤其是最后一句,粗着嗓子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老大聂龙忙道:“那以辣秀才之意,怎么分才合情合理?”辣秀才伸出右手晃了晃。“你想五五分?”老五聂鼠大气,暴言道:“你还不如抢呢!”走到聂龙旁边,抽出双锏对聂龙道:“大哥,咱没必要怕他们,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怎么白白分与他们一半,我绝不同意。”“就是,大哥,他们不好对付,咱们也不好惹。少林武当咱没怕过,难道还要向他俩服首承臣吗?”很少说话的老二聂虎沉不住气,拔紫金刀横挡胸前。

  “看来你们真的是想动手较量较量了!五太子的五行阵威力很强,曾破过少林十八罗汉阵,自非一般。我早就想登门拜访,苦于无时机,今日凑巧,就让在下以酸辣双合拳会会五太子的五行阵。”辣秀才语气极是挑衅。“来就来,难道五太子还怕你们不成!”老五聂鼠性子最冲,忍不住要出手,被老大聂龙强行拦住,扭头对辣秀才道:“两虎相挣,必有一伤。自相残杀对谁都不好,如果钟兄弟肯退让一步,五太子愿与钟兄弟合作。”

  “酸辣秀才从不退让,也不懂的退让!”辣秀才轻扬上唇,淡定道。

  “大哥,咱何必如此怕他?若传入江湖,岂不让大家笑话咱五太子胆小怕人。别说他们不让步,就算是让两步,这口气,我咽不下。这宝藏一点也不能给他们。”聂鼠拿锏右手指向辣秀才,狠声道:“想动武,老子随时奉陪!”

  “好,很好,就让今晚的月亮免费看一场好戏。让它亲眼目睹你们是怎么死的。”酸秀才钟不中双手垂直,身不动,衣襟无风自扬。

  “少说废话,功夫上见真章。”老五聂鼠再也忍不住,一个跃身窜到半空,一旋身,双锏一错,横竖一扫,凌空下击酸秀才。未见酸秀才动作,却已飘移丈远。聂鼠凌空一击落空,脚尖踩地,一个跨步又随身冲到酸秀才面前,双锏一上一下,分击他面门与小腹。钟不中跨左脚,右脚不动,向右一移,很轻巧避开聂鼠那一记‘开门见山’。五太子老大到老四见老五和钟不中打斗一起,知道没有退让的余地。互对视,立明含义,一起一落,将酸辣秀才包围其中。辣秀才则是呆若木人敌不动,他不动!这是他作战的一贯风格。

  聂虎暗叫一声不好,斜刺冲过去,紫金刀运斤成风横切过去。钟不中右腿在踢到聂鼠右脑不足寸远距离,突觉寒气袭来,赶忙收脚跃开。聂虎追赶上前,连环七招,招招不离钟不中要害。攻势太猛,一时令钟不中无暇进攻,只得边防边退。聂鼠暗惊,刚才若不是二哥及时出手,他这个脑袋就成了肉浆,也惊服钟不中身法怪异,出手速度快入闪电,躲之不及。等扭头看现场时,见大哥三哥四哥已和辣秀才交上了手。一舞手中双锏,绕到钟不中背后,上下齐刷,左右夹击,加上二哥一把紫金刀,一左一右,一前一后,令钟不中几乎招架不住。

  聂龙长鞭竟一出手,一个大意,被钟得很夺走。没了兵器,就好比没了双手,聂龙很是着急。忙使出内家擒拿手法,想夺回九截鞭。但钟得很也非等闲之辈,纵然他不会使鞭,酸辣秀才出名就是靠他们那双手,手上功夫自非一般。一边避开老三聂豹和老四聂狼的进攻,还一边破解聂龙的擒拿手,频频应接不暇,倒是左手拿着一条鞭影响了他。脚下用力,拧腰转身向后一跃,跳出丈远。双手一扯,竟将玄铁铸成的长鞭扯为两截,复一扯,又断一截。聂龙见此,发疯一般,扑冲上去,钟得很奋力一甩,将残鞭扔入黑暗草丛中。聂龙手上功夫只算是个基础,才一个照面,就被钟得很一掌印在左肩上。若不是老三老四上来解救,早成了钟得很掌下鬼。

  “扑通‘一声闷响,聂鼠被钟不中一脚踹在小腹,硬生生被踢飞两丈远。只觉小腹一阵绞痛,喉咙一甜,就哇哇吐出两大口血。刚用锏支地站起,全身软绵,眼前发黑,差点又倒地。聂虎一套’断背刀法‘已使了两遍,愣是没伤到钟不中一点汗毛。倒是钟不中看透了他的招式,时不时反扣他的紫金刀,想把兵器从他手中夺过去。怎料,聂虎这柄紫金刀有后刃,才使钟不中六次夺而不去。

  乌云遮月,仿佛不愿看到这无人性的杀戮。

  沉森冈正在撕杀的战场,又随乌云遮月黑暗一些。才柱香时间,战场上又发生了一些变化。聂鼠再次扑上去的时候,被钟不中扣住双手,向右下拉,一里一外一错,双手大拇指分别按在聂鼠双手虎口。贯使内力一捏,聂鼠双手一麻,手中双锏落地。钟不中托其双手扣其腕向下一错,只听‘喀嚓‘一声响,伴随聂鼠一声惨叫,滚落地上,嚎叫着打滚:“我的手……我的手……“从聂鼠攻击钟不中到双手被折断,整套过程一气呵成,干净利索,使聂鼠反脱不及,速度快的令受伤的聂虎来不及去营救。

  “我跟你拼了“聂虎虎啸一声,提刀上来就是一招‘开天辟地’。这一招他已用了三次,这是第四次!钟不中都腻烦他用这一招了。当下双手错开,滑步避开,窜身贴到聂虎右首。聂虎刚反应去砍,右肋处一痛,右臂拿刀之手不由一麻,紫金刀脱手而落。钟不中抓其右手在其右肋连点三下,聂虎痛极嘶叫,左手欲去抓钟不中,反被钟不中扣住虎口,向后一拉,将聂虎转个身,快速在其左肋点几下。右脚猛踢聂虎左脚关节,聂虎不听使唤一下子跪倒在地。左脚又被钟不中折起,只觉撕心一阵绞痛,伴着‘喀嚓’骨碎声。聂虎被疼痛折磨发白的嘴唇,迷迷糊糊的眼睛看到自己的左脚被钟不中拗变了形,痛晕了过去。

  就在聂虎晕倒那一刹间,老大聂龙也一声惨叫摔落在聂虎身旁,两只脚被钟得很扭成了麻花。巨大的疼痛和如注的鲜血不断流出,使这个壮汉一声声疼痛的嚎叫,震的月辰无光,吓的是星斗散位。黑暗中又两声惨叫,响彻云霄,树林中飞起群群被惊醒的鸟儿。

  天空明媚,阳光灿烂。

  但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竟发生一件挑衅人性的丑恶事。一妙龄女子被两个大汉强行拉入树林内,那女子越是大声喊救命,那两大汉反而越兴奋。三下五除二,里外两套衣服已被他们剥的一干二净。两大汉就谁先而争吵起来,那妙龄女子私图逃跑,被一大汉一手拉回地上,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本来这事‘酸辣秀才’懒的管,因为他们承认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再者,想要女人,别眨眼还容易。但这次他们决定要出手管一管了,毕竟这种事他们遇到的也很少,偶尔做一下好人,也无可不行。再者那妙龄女子可用‘貌美天仙’来形容,不是一般凡间女子所能与之比较,又者,那两大汉比他们还要长的丑。主要是因为这两点,才使辣秀才怒气冲冲,大为生气。扭头对酸秀才道:“大哥,这事我管了”不等酸秀才答言,身子一飘,窜到那两大汉背后。一手抓住一个大汉的脑袋,用力一旋,两声‘喀嚓’声响过,两个大汉如烂泥一般软倒在地,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还未脱完,几这样含恨离去了。辣秀才不得不承认映入他眼帘的是他一生中见过最完美的彤体,扁扁的小腹,细细的腰,凸凹有棱,雪白的双腿不知是害怕还是颤抖,轻轻碰了一下辣秀才。一丝乌黑秀发被那少女含在嘴里,那小嘴,那眼睛,如期待一般痴痴地望着辣秀才。面对辣秀才几乎喷出火来的眼睛,那妙龄少女羞的遮住身上某处要害,

  酸秀才离此不远,如此一具人间极品的彤体,也让他看的口水直流。就在辣秀才脱衣服扑下去那一刹间,他也扑了过去,因为他们是两兄弟,发过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也更因为他是个男人,一个经不起如此美丽的彤体的挑逗。三个人在草地上滚来滚去,两件衣服被扔到空中,落下,又有两件内衣被扔到一旁……三个人不停滚动,仿佛粘在一起。突然,停止不动了,不对,是酸辣秀才平躺在草地上,而那妙龄少女则穿上死去那两个大汉的衣服。从酸秀才衣服中摸出一羊皮纸卷,很甜美一笑:“你俩中了我独门点穴穴门,这个事上除了我,没人能解的开。”

  “你这臭婊子,快给我解开穴,不然,等我解开要你性命。”辣秀才破口大骂。

  那妙龄少女不理他,将那卷羊皮纸放入自己怀中,又从怀里掏出一瓷瓶,倒出一粒药丸,送入口中,嚼了几下,咽了下去。再待她回过头来,酸辣秀才不由惊骇万分。原来那妙龄少女再次回头却变成了男人,不错,是男人!刚才那副貌若天仙的脸则变成了一副很成熟的男人脸。那少女又将上衣掀开,原本凸起的胸部也变的平整一片。难道,这便就是武林传闻的“变性阴阳功”此传闻知之甚少,当然见过的人几乎绝迹,不想却在此碰到。

  刚才悦耳动听的声音现变成了粗旷的嗓音:“酸辣秀才在江湖中以毒辣,智谋,武功威震江湖。却逃不出我处喃喃的手心,被我点了穴,一个时辰没有我解穴,必死无疑。”

  酸秀才忙道:“既然你想要的已得到,何必斩草除根呢?只要你给我们解穴,至此宝藏之事,我们不再插手过问,也不再与你争夺。”

  “嘿,我可信不过你们,但凡见过我施展过‘变性阴阳功’之人,必死!”处喃喃一脸坏笑,因为他的计划即将完美结束。

  “世上果然还有‘变性阴阳功’这门功夫,钟某即将要死,阁下可否将‘变性阴阳功’解说一点与钟某听。说实话,钟某以前听到此传说,根本就不信。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今日一见,不得不信,只是钟某对此功一点不懂。想了解一下,即使做了你手下之鬼,也甘心情愿了。”酸秀才迷茫的脸像找不到答案的孩子,诚恳地看向处喃喃。

  “既然你想死的明白些,我就成全你。‘变性阴阳功’是以收缩身体肌肉组织加以药物才可以完成,具体怎么修炼,我想我没必要告诉你吧”处喃喃道。

  “的确是一门好功夫,比之在下的千里传音还要厉害”辣秀才道。

  “不错,也的确是一门害人的好功夫”打远处走来一人。兰色长袍,一把骨扇,头上倭一髻,插一玉条儿,秀眉明眸,鼻直口方,好一个英俊少年。那少年行至三人面前,拱手作辑道:“在下诸葛小帅,人送外号“小诸葛”有辛拜会处大侠和酸辣秀才,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诸葛小帅?”三人同时轻哦一声。

  这个诸葛小帅也不是个好惹的人物,虽然出道不久,在济南曾设计让司马家和东门家相互残杀,直至两家两败俱伤,几乎全军覆没。最后不知使了什么计谋,东门和司马家的家产地盘竟归他所有。包括华山派和衡山派发生矛盾的冲突也是他一手造成的,此人计谋多端,阴险狡诈,是武林负面任务的代表。

  “你就是‘小诸葛’诸葛小帅?嘿,大老远的跑来不止是拜会吧。”处喃喃讥道。

  “瞧处兄说到哪里去了,拜会为主,当然,此次前来,也是为了帮助处兄完成大事。在下不求沾光发财,只愿效一臂之力。”诸葛小帅淡然道。

  “哦”处喃喃想不到他会如此说,一时语塞,半天才道:“不敢劳驾阁下帮忙,处某自己的事自己搞定。”

  “处兄当真不想让在下帮忙?”诸葛小帅追问。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处喃喃反问。

  “没什么意思,好象我听闻处兄除了会使‘变性阴阳功’外,手脚功夫并不怎么样,是吗?”诸葛小帅冷笑道。

  处喃喃一惊,无话可答,的确,看来这诸葛小帅把他的底摸透了。诸葛小帅右手之扇不断拍打左手掌心,看着处喃喃冷笑。处喃喃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忙道:“好吧,既然有诸葛兄弟帮忙,我想会更好一些。”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