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 思绪满屋 一个脑洞大开的创意网站 > 文学小说 > 武侠玄幻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第三章:恶心兄弟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21
导读: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西楼寻梦著 第三章:恶心兄弟 好,果然够狠毒那人赞道。 知道我狠毒,还把藏宝之事告诉我,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啊那人大惊,料想不到王道仁会杀他。 王道仁嘿嘿冷笑,右手抄软剑在手,道:你这个废物,知道我的事太多了。我不能不杀你,谢谢你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西楼寻梦著
 
      第三章:恶心兄弟

  “好,果然够狠毒”那人赞道。

  “知道我狠毒,还把藏宝之事告诉我,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啊”那人大惊,料想不到王道仁会杀他。

  王道仁嘿嘿冷笑,右手抄软剑在手,道:“你这个废物,知道我的事太多了。我不能不杀你,谢谢你提供的宝藏,如果真的找到宝藏,我会留一块给你的。”欺身而进,右剑左掌,剑击三路,掌打内中。那人失去一臂,右手似乎软棉无力。王道仁一招三剑,倒有两剑刺中他要害,打出的两掌,虽被他挡下,却很勉强。王道仁歪嘴笑道:“果然一个废物”软剑陡进,拔腿长跃,软剑笔挺一直。“噗”的一声,刺进那人小腹,旋身退开,收手抽剑,殷红鲜血喷洒出来。

  王道仁撕下自己一角衣襟,擦拭剑上血迹,还剑与腰。此时天已蒙蒙亮,整整衣服,大步踏出这片树林。

  秃头王难受了一夜,就好比饥饿时看了一夜山珍海味却吃不上一般难受。而巫士龙和纷儿睡着了,还睡的很香。纷儿依首在巫士龙肩上睡的很安稳。秃头王暗骂道:“小子,等办完事后,老子第一件事就是宰了你”故意弄出响声,震醒二人。巫士龙醒来,浑身难受,被铁索绑一夜的滋味确实不舒服。他一动,纷儿也醒了,巫士龙见她醒来,笑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是什么梦呀?”纷儿被绳索绑了一夜也很难受,但听到巫士龙说他做了一个梦,一下子来了兴趣,暂时忘了疼痛。

  “嗯,就是……”巫士龙脑子在快速搜索,他虽然时常有做梦,但基本上每次醒来又都忘记了。刚才他确实做了一个梦,就在他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时还记得呢。再等到被纷儿问是什么梦时,一细想,却又什么都不见了。很奇怪,所以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出来。

  “是什么呀?”纷儿也好奇起来。

  “就----是-------梦-----到-------了-------昨晚-------我-------你------”他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因为他已经忘记做了什么梦。而纷儿偏让他说,所以只好硬编,无奈,巫士龙这家伙编故事的本事太差劲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到最后还你我了半天。纷儿见他那副模样,红着脸说了半天,你我什么的,也没听出来他说些什么。但她随后往另一方面一想,不由脸一下子红到脖子底儿。忙对巫士龙嗔道:“快别说了,你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梦呢”

  巫士龙听纷儿不让自己说了,像极度缺氧时终于得到氧一般。大吸了几口气,后又听到纷儿问他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梦呢?心想:“坏了,编故事被她听出来了”赶紧说:“哦,其实,我也很少做梦的”看向纷儿,见她赧颜如秋波,似熟透的红苹果,煞是好看。不由看的痴了,纷儿被他看的很尴尬,脸更红了。就在这时,“诡异神剑”王道仁拾阶而下。巫士龙赶紧安慰纷儿道:“不要怕,我已对我家四位哥哥说过了,天亮时分不见我回去,他们就会来救我的。”

  王道仁看来心情不错,来到门前,对巫士龙笑道:“我有两个消息告诉你,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是什么?”巫士龙想都没想道。

  “你兄弟来救你来了”

  “坏消息又是如何?”

  “他们都被我当场逮住了”轻拍三下手掌,大门被打开,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当先进来。随后是老大‘梁上猴子’巫士猴,老大右边是老四‘梁上跳蚤’巫士虫,再后面一个是老二‘梁上蚂蚱’巫士虎。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一进来就贼眉眼笑道:“老五,兄弟都来看你来了。”

  “谢谢三哥大哥二哥四哥,你们这么远跑来还带着铁链看我,兄弟我太感动了。”巫士龙看着四位哥哥双手被铁链反绑与背后,心一下凉了。


  老大‘梁上猴子’巫士猴说道:“王道仁说地下路面滑,手上带上铁链好走路,兄弟们急于见你,就戴上这玩意了。”

  “真的吗?”打死巫士龙也不相信,一向以聪明出名的大哥竟蠢到这种地步。

  老二‘梁上蚂蚱’巫士虎无奈道:“请原谅理解兄弟们急于见你的心情吧,别说是铁链,几是火山也要上,火海也要下。”

  “哈哈……好深的兄弟情啊,巫士龙,现在我让你再给我做一件事。你若办不好,嘿嘿,你的兄弟~~~到时就别怪我不讲我们这一年的交情。你四位兄长为了你肯‘自动’戴上铁链,难道你忍心看着他们为你去死吗?”

  门被打开,梁上这四位兄弟被秃头王,方块八,落腮胡子,金鸡押着进了牢房。老四‘梁上跳蚤’道:“王道仁好阴险,设计骗我们。老五,答应他吧,王道仁说到做到。刚才被他擒住时,还趁机狠狠踢我两脚,现在还在痛呢。”

  “你要我答应你什么?”巫士龙不在乎道。

  “很简单,再去偷个人。”

  “什么?还要偷人?偷什么人?不要告诉我你想让我把当今皇上偷过来。”巫士龙现在对偷人烦了。

  “哼,偷皇上你一人也没那本事,我要你去云王府里偷一个小姐过来,记住,云王有两个女儿,有一个长的很像她就是了。”手指着纷儿给巫士龙看:“如果偷错或办不成,你那四位兄弟都得死。”

  “如果我把你想要的那个什么云王的女儿偷来,有什么赌注?”巫士龙想捞点好处。

  王道仁感到好笑,道:“现在不是交易,也不是和你打赌,是你必须听我的。你可以选择我放了你以后,远走高飞。或听我的,乖乖去偷人,还有,你必须第二天天亮之前赶回来。否则,也视你为不合作,你不合作,就别怪我手不留情杀你兄弟了。”

  “王道仁,你够狠,一天一夜时间你让我跑到云山县云王府偷人回来?一来一回三百里路程哩。”巫士龙不高兴道。

  “谁不知道,你们梁上五兄弟的‘逃命飞飞’轻身功夫比之千里马尚不尽让,区区三百里,对你们而言很难吗?”奸笑着。

  “服你了”巫士龙自认倒霉道。

  “现在就去,你可以选择马匹或不选。”王道仁笑道。

  “免了,万一我一去不回,你岂不是又损失一匹马。”

  被解开铁索,巫士龙浑身酸痛,两只手不听使唤。看向纷儿,见她表情很痛苦,回头对王道仁道:“松了她的绳索吧”

  王道仁闻言,抿嘴冷笑,看向一边两位伙计,两位伙计从大哥眼中看到了命令。拖起纷儿用短刀割断她的绳索,纷儿被绳索绑了那么久,手脚早已麻木,虽松了绳,两脚却稳立不住。“扑通”一声,那两位伙计才一松开她,她就顺势软倒在地。巫士龙一个箭步跑去,却没来得及抱住纷儿。纷儿从地上努力坐起,喃喃道:“我没事,你去办你的事去吧。”纷儿挣脱他的扶撑,巫士龙知道他去偷人,纷儿不高兴了。巫士龙半跪半坐看着纷儿,突然把唇凑到纷儿的脸上,这一举动,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老三巫士鼠笑道:“老五……你不会是…….”

  巫士龙柔声道:“我会想法救你的”亲了一口,站立起来,对王道仁道:“不要欺负她,不然我就是死也不会轻饶你。”

  王道仁冷笑不语。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齐声道:“放心吧老五,以后她就是我们弟妹了,我们就是拼掉性命不要。也绝不允许有人欺负弟妹的。”一席话,说的纷儿不好意思起来。驳道:“你们这些老怪,不要乱说,我和巫士龙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

  有些事情,越是争辩,越是让人误解。

  梁上四兄弟笑了,老三笑的最得意最开心。人家都说梁上五兄弟长的丑,想不到老五找个老婆这么漂亮。他当哥哥的也跟着高兴啊。

  今年气温回升的早,这才刚入冬没几天,穿单衣的人都明显感觉寒风刺骨了。时至傍晚,大多人都呆在家里,依在被窝里取暖。街上行人行行单单,二更左右,各街大小商铺多打佯休息。偶尔一家商铺还未打佯,从房内耀出暗淡的灯光照射在官路上。黑灯瞎火没行人,这样的时机最适合一种人出来工作了。

  云王府某个角落里,有两个朋友自二更起便躲到这里。先看他们一身夜行人打扮,若用‘看了想吐’四个字形容此二人的长相是最合适不过了。两人长的很相似,倒勾眉,翻鱼眼,疙瘩鼻,鲤鱼嘴,脸形似烧饼。旁边一个丑八怪开始说话了:“怎么还那么多人?”一张口,两排牙齿,或大或小,或有或缺,黑不溜秋的,配在一张鲤鱼嘴再加上三缕山羊胡。嘿嘿,别看他们丑,但说起“恶心兄弟”在华南一带,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很是有名气。老大“真恶心”风波波就是刚才说话那位。老二“很恶心”波波风,在偷盗这份行业中算是‘英雄加大哥’一级的人物。江湖上评起偷盗本事来都以“北有梁上五兄弟,南有恶心两弟兄”关于此两兄弟的新闻趣事多的很。大家都知道,偷盗多是晚上进行滴,就因为是晚上,再加上两位兄弟喜作案不化装不带职业工具。所以晚上十人遇到他二人十一人吐,吐完之后,至少有两人因吐的太疯狂吐的太凶猛而嗝屁的。没死的朋友每次向他朋友说起此事,都被朋友当作武林第一大消息传布。所有听闻者听后都心有余悸,祈祷上天,希望在有生之年,不要碰到这两位兄弟。

  现在二人在云王府自二更等到三更,老二‘很恶心’波波风不耐烦道:“哥哥,这些家伙不是一更次换一班吗?怎么还不换?要不我们出去吓吓他们吧。”

  老大‘真恶心’风波波道:“那不成,不能打草惊蛇懂不?这次咱们偷的是人不是银子。把我们偷的人惊醒就麻烦了。”

  “怕什么,我们一现身,再把她吓晕过去不就得了。”老二波波风不满道。

  “我是你哥,你敢不听我话,小心我做鬼脸吓你。”老大风波波训他道。

  “哼,我也会做鬼脸”老二不拽他道。说着双手撕开自己的嘴,用手支开,盆大的嘴竟把整张脸都遮住了。两排极不平等的牙齿一排在眼睛处,一排在脖子处。舌头似眼睛蛇来回蠕动,“啦啦啦……”老二用喉咙发出开心的笑声。老大把头伸进老二的嘴里,责道:“老二,我说了不让你乱吃死老鼠,你偏吃,死老鼠不能乱吃,乱吃会生蛆的。不听我话,你看你后牙都长出十几条大蛆了。不要动,我给你用嘴咬出来,下次吃死老鼠记得要把里面的蛆打死再吃。这样才卫生嘛。”

  老大把头从老二嘴里缩出来,用手摸了摸嘴道:“老二,我已经把你嘴里的蛆全部吃掉了。”

  “谢谢哥哥”老二话刚说完,又‘咦’了一声,对老大道:“哥哥,那家伙比咱还狂,去研究一下,”老大顺老二手势去看,只见一穿白衣尽装之人以分光掠影之轻功避开巡视官兵,窜到一座假山后面。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