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 思绪满屋 一个脑洞大开的创意网站 > 文学小说 > 武侠玄幻 >

《杀手的眼泪》第二章:阎罗堂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21
导读: 第二章:阎罗堂 两人不但很饿也很疲惫,不到十丈远的当铺竟走了很久,也许不只是饿和疲惫的原因吧! 当铺的老板正在玩弄一块玉佩,从他眯笑成一条缝的眼睛可以看出他很喜欢这块玉佩。他也从从事多年当卖的行业角度看出,这是块很贵重很稀少的玉。想不到那个
 第二章:阎罗堂

  两人不但很饿也很疲惫,不到十丈远的当铺竟走了很久,也许不只是饿和疲惫的原因吧!

  当铺的老板正在玩弄一块玉佩,从他眯笑成一条缝的眼睛可以看出他很喜欢这块玉佩。他也从从事多年当卖的行业角度看出,这是块很贵重很稀少的玉。想不到那个傻汉区区五十两就把它当掉了。他又赚了!

  “啊-------我的玉佩”小雨眼睛特尖锐,一进门就看到老板玩弄的那块玉佩就是她的。她忍不住喊了一声,倒把文雅和老板吓了一跳。

  小雨和文雅心里同时想:“那船夫速度够快的啊”

  老板歪头眯眼问小雨:“你说这玉佩是你的?”

  小雨点点头。

  老板把头很夸张地往后移动四十五度,用舌头咂咂嘴道:“啧啧~~玉是你的,怎么会在我手里,看你也是读书人,说话要有分寸”

  “可玉就是我的呀”小雨辩道。

  “有证据吗?”老板被她这种做法生气了。

  “没有----可它就是我的,我认识的”小雨回答的很快很干脆。

  老板更生气,驳道:“你说玉是你的,又拿不出证据来,我还说我是皇帝老子呢,就算玉是你的,既然有人当给本铺,你要找也要去找拿你玉之人”随即把脸色下沉到紫黑色。怒目嗔言道:“你俩毛小子,年纪轻轻竟敢来大爷店里闹事不成?”扭头朝里屋訇喊:“大傻,二狗,三毛都给我出来”

  里屋传来应声:“老板啥事?…….就来了”

  三个伙计一现身,小雨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却撞到了文雅,文雅也有点怕怕。因为大傻二狗三毛那三个家伙不但长的牛高马大,满目狰狞,长相也实在让人不敢恭视。

  文雅有点口吃道:“我们……是来当…….东西的,不是来闹事的!”

  “当什么,拿出来呀!”老板出口,旁边那三个大家伙向二人走来。文雅赶紧取出玉佩主动交给老板。她可不敢想象被这三个大家伙抓住是什么滋味。因为她现在又渴又饿又疲惫,早就没力气了,打架的话肯定是以卵击石。

  老板自打文雅拿出玉佩那一刹间就看出又是一块稀世宝玉,比之上块更甚宝贵。接过玉佩,故意研究了一会儿。摇摇头面无表情道:“二十两”

  “啊!才只二十两?这是块宝玉,怎么只给二十两?我娘说它是无价之宝”文雅对老板开的价很难受。

  “什么宝玉?那是你娘骗你的。这只是块普通的玉,市场价最多也就值个二十余两。这样吧,我看你们呢大概是落到什么难处了,我就赔些本钱再给你们添加十两。”老板叹息着说道,好象很可怜文雅。

  “那才三十两呀”文雅道。

  “是呀,太少了吧,再加七十两,凑个整数也好算帐嘛!”小雨争取道。

  “你们倒学会得寸进尺了,给你们三十两都已经是我额外给你们补助的,年纪轻轻,倒还挺贪心啊”

  “那------八十两好了”文雅见老板生气,又降低二十两。

  “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可以讨价还价?”老板更生气,脸上的皱纹都聚在一起了,看起来好骇人。

  “六十两行不?”小雨又试着讨价。

  老板没开口,身旁那三个家伙又走了过来。

  “那四十两总可以吧”文雅很无奈喊出这个价。

  老板又叹道:“我这辈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善心,看不得别人一点可怜。你们若不是真的落到难处,我决不会赔钱做这档买卖,四十两就四十两吧”

  语气很动人,却感动不了文雅小雨,相反,二人此时心里不知怎么骂他呢!

  “老板,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文雅道。

  老板闻言一惊,疑文雅反悔,嗔道:“给你们四十两我以经倒赔钱进去了,还嫌少啊?”随看向那三个大个子。

  “不是不是”文雅忙答:“你可不可以把这两块玉佩先存起来。过段时间我们要回来赎”

  老板一听不是加价,就放心了,道:“这个嘛,只有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你们不来,我就把它转卖出去”

  “谢谢老板”文雅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过”老板才一说出这两个字,文雅小雨两颗心又提到嗓门眼上了。“暂存是要收取暂存费的,要五百两”老板话一转机又道。

  “行,行,只要不转卖就好”二人不住点头表示同意。

  二人从里面出来,看到“诚信当铺”这块金字木扁。文雅气道:“等本小姐回去非带人砸烂你的黑当铺不可。”

  “还有,也顺便把那个老板揍一顿,我都快被他气死了”小雨在一旁助词道。

  二人坐在桌子上吃饭,文雅还是生气:“等我吃饱了,有力气了,先揍那个老板一顿”小雨道:“小姐…….公子,你不是说咱们回去以后你带人来吗?我看那三个家伙都很有力气。万一打他们不过,反被他们打一顿就更吃亏了。咱先回家,回家以后让管家狠狠教训他们”她是担心她家的大小姐现在不是那三个大个子对手。文雅虽然剑法勉强还过得去,但离了剑,手上功夫就太烂了。去修理他们,去了不被他们揍一顿才怪。

  “嘿嘿”随着一个人的笑声,一只黑爪子伸了过来。捏到一块肉就往嘴里送。文雅小雨很生气,对面不知何时来了一个老乞丐,招呼都不打,一屁股坐了下来。嘿嘿干笑两声,几动手捏东西吃。

  文雅小雨隐隐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顿时没了胃口。

  文雅问:“你是乞丐?”

  “废话”那老丐道。的确也是。

  “喂,这可都是我们花钱买的啊?”文雅示明道。

  “你们都吃饱了”老丐答着,嘴巴却没停下来。

  “你也太过分了,我们才刚吃唉,你要饭也应该等我们先吃完嘛!”小雨很不满。

  但那老丐不理她,又把小雨的茶拿来大喝两口又去吃菜。文雅调皮使坏的一面又露了出来。面不动色,暗伸右脚,准备踢倒老丐的凳子,让他摔个大筋头。谁知一脚踢去却踢了一个空。怎么会呢,她可是看清后才踢的呀。于是她又踢,桌上的菜在跳舞,文雅终于懈气了,踢了十几脚还是踢不到凳子。也末见老丐身子转动,仿佛那张凳子自己会躲闪一般。

  老丐不理她,继续大吃大喝.片刻,残菜剩饭摆现在文雅面前.那个一直跟着文雅的很成熟的大哥哥悄悄进来,朝一个角落坐下,后面跟着三个人.同大哥哥打扮相似.大哥哥的脸异常严肃,老丐往这睃了一眼,继续吃饭.文雅小雨却没留意.

  三个人其中一个年约二十五六,长方脸,白净无须,相貌英俊的年轻人对先来那个很成熟的大哥哥说:“师父有令,让你去对付易平和文雷刚,这两个我们处理。”

  大哥哥没吭声,面无表情,似没听到一般。

  又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壮汉道;“你不会是想违抗师父的命令吧?你是我们‘阎罗堂’的一号种子,当然去对付厉害的角色。我们只是一级杀手,只有对付这些虾兵蟹将。师父对你可是恩爱有加,什么任务都让你一人去做。而我们在师父眼里不过只是充数的无用人,你如果失败的话,师父会很伤心哦!”最后一句语气变的很轻巧,让这位‘阎罗堂’一号种子很生气。

  最先开口的那个英俊年轻人又道:“师父还真是信任你,易平和文雷刚这样的绝顶高手,竟让你一人处理。还不需我们插手,师父对你可真是厚爱啊!”

  “你们说够了没有”看来一号种子和他们处的不太友善。

  “哼,摆什么架子”那英俊年轻人似乎看他不惯:“在‘阎罗堂’你虽是一号种子。在堂内人人敬畏你,可出来办事,我们是平等的。还有这次师父是要你一人摆平易平和文雷刚。掂量一下你自己有没有把握杀掉他们。我可听说他们是二十年前江湖上最负英名的“三剑客”哼~”他的语气令一号种子听起来不爽。但他随又道:“也不知道师父着了你什么道。大事大任务都让你一个人去做。我白某怎么着也是‘阎罗堂’里的特级杀手,却让我来处理这两个小娃娃。”

  “白哥,你快看”另一个壮汉压声对姓白的年轻人道。

  ‘阎罗堂’特级杀手“鬼夺命”白进闻言,顺着师弟的眼色看去。只见那老丐不知怎么得罪了文雅和小雨。文雅出掌就向老丐胸前要害打去。那老丐也不见他怎么躲闪,每次文雅都似乎打中他待掌打到却总是查那么一点儿距离。一套综合拳法打完,愣是没碰到那老丐衣角。这令文雅很是没面子。改变套路,用小擒拿法去抓他。那老丐溜的极快。文雅三十六记式小擒拿法使了个遍儿也没抓到老丐一角半布。倒是一会儿时间,二人从里面打到了外面。大街上行客商人一见有热闹看,一下子围拢过来。

  白进看着老丐喃喃道:“这老丐使的是丐帮“滴溜儿”油步式轻功。非一般丐帮弟子可学之武功,一定有来头”朝两位师弟使了个眼色,紧随出去。

  ‘一号种子’也站了起来。

  文雅本就力气薄弱,又没吃饱饭,打了这么久,已累的呼吸加重,香汗微现。老丐见文雅稍息之际,滴溜儿一转,反手扣住文雅的手拧到她背后,急低声道:“姑娘可是文府文雅小姐?”

  文雅一愣,住手不打了。老丐见状忙伸手去抓她右肩,文雅忙格手去挡。老丐压声道:“不要住手,我是来救你们的”文雅已经打的很累,说话声很颤:“你到底是谁?”老丐道:“‘阎罗堂’派出三个杀手杀你们,现在就在旁边,听我说,等下我佯败,你过来追我”话音未落,文雅竟一拳打中他胸口。老丐一个仓促没站稳,一屁股摔倒在地。忙喊公子饶命,捂着胸口就跑。文雅若一迟思,追了过去。小雨见小姐去追,忙喊:“公子……公子不要追了……”见小姐不听,也追了过去。

  一处竹林处,老丐停了下来。文雅和小雨气喘喘追来。老丐忙道:“你二人最好别回去了,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

  文雅大惊:“怎么了?难道我家里出了什么大事?”

  老丐道:“现在没有,不过以后就不知道了。走,这里还不安全。”说罢又向竹林深处走去。

  文雅不去,问道:“你可是丐帮中人?”

  “是”老丐又道:“我是丐帮八袋长老,恩、人送外号“颠子丐”,两位小姐再不随老丐来,等那‘阎罗堂’的杀手追来,我们一个甭想逃脱。”

  文雅和小雨互视一眼,相信老丐的话。在他身后向竹林深处疾步走去。文雅虽然经常出来玩,但毕竟不是江湖中人。爹爹也未对她讲过江湖中的人和事。自然就不知道“颠子丐”是什么人物了。于是问:“你为什么救我们?”

  “老丐和令尊年轻时有过一段交情也是人情。”

  “你说阎罗堂的人要杀我们,为什么杀我们?”小雨开口问。

  “颠子丐”扭头对文雅道:“你可知道你爹年轻时,江湖上是怎么称呼他的吗?”见文雅摇头,颠子丐自答道:“你爹和你另外两位师伯在江湖上人称“三剑客”人人尊重。专铲强锄恶,为民做好事。你爹仨人武艺高强,又是极有正义感之侠士。所以江湖中人提起“三剑客”都钦佩的很。但也得罪了一些恶人。你爹在“三剑客”里面是老三。老大“舞剑封日”华无泪,也就是你大师伯。老二是你二师伯“银剑先生”易平。还有你爹“文剑一客”文雷刚。当然,那时老丐还只是个没用处的小子,很仰慕“三剑客”,便找了个时间拜访你爹他们。“三剑客”不但放下尊位接见我,还以兄弟相称。当时我得罪了恶派势力“飞鹰帮”。家人都被他们活活勒死。“三剑客”听后很生气,次日就铲平了“飞鹰帮”颠子丐说着眼圈泛红,眼角晶莹一闪,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叹道:“于是“飞鹰帮”帮主“飞天鹰”飞庆也不是个好惹的厉害人物。帮派被“三剑客”挑了,就去找他把兄弟“混世小霸王”叶雄。也不知道最后怎么了。后来他们找人联手追杀“三剑客”,你大师伯为了救你爹和你二师伯。被“混世小霸王”叶雄活活打死。你爹和你二师伯虽然逃出了性命,却受了严重内伤,也就没有了下落。我这些年来每天都在寻找你爹他们的下落。我一定要找到他们,都是我害了他们,要不是为了我,也就不会得罪“混世小霸王”叶雄。叶雄杀了你大师伯后也随后没了消息。我一边寻找你爹他们的下落,一面又去打探杀死你大师伯叶雄的下落。我颠子丐活了几十年,只佩服“三剑客”。后来,我终于在孔集镇也就是去年年底找到了你爹。你爹却因那次重伤伤了内脏。功夫去了大半,始终补练不回来。你二师伯也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他二人一边隐藏身份,一边去寻找“混世小霸王”叶雄的下落。

  “难道我家的管家就是二师伯?难怪我爹爹和他常常挑灯夜谈,还有他也经常不在家,每次回来都会和爹爹长谈一夜话,还不许我们送茶靠近。”文雅说道。

  “他就是你二师伯,我们仨人也一起商议过”

  “你们都是说什么?”

  “讨论杀死你大师伯的凶手到底在何处!”

  “那现在有结果了吗?”

  “已经有了”

  “他们现在在哪里?”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啪啪……”鼓掌声响起。

  颠子丐大惊失色,低声喝问:“谁?”

  从草丛后面走来仨人。为首正是‘阎罗堂’特级杀手“鬼夺命”白进。白进冷笑道:“讲的很精彩,一个不错的故事”

  颠子丐很惊讶,这仨人何时来的,他竟然全然不知,其实以白进的功夫,悄无声息地来,就算颠子丐不在讲话,也很难察觉。因为他是‘阎罗堂’和‘一号种子’并肩的‘特级杀手’之一。

  白进莞尔冷笑道:“你这老丐,敢和‘阎罗堂’过不去,等下连同你一起宰了”

  颠子丐自然晓得‘阎罗堂’特级杀手的厉害。也晓得自己有多少本事。压音对文雅道:“等下我去缠住他们,你们趁机先逃,记住,就是逃出去也不要回家。”

  “想逃是吧,你以为阎罗堂的人都是无用之辈吗?”

  颠子丐又一惊,他已经把声音降到只有文雅一人听的到。白进离自己至少还有两丈远,竟也听的一清二楚。耳力功夫不简单。颠子丐眼盯着“鬼夺命”暗下思索。突然,双手一推,将文雅小雨推入一旁草丛内同时大喊:“你们先走,我拦住他们”双手一错,脚下转动,滑至“鬼夺命”白进面前。摆了个“开门见山”的招式,拦住白进等人去路。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