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 思绪满屋 一个脑洞大开的创意网站 > 文学小说 > 武侠玄幻 >

《杀手的眼泪》第一章:一号种子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21
导读: 第一章:一号种子 呵呵呵 淮阳河上一艘顶蓬小渔船不断传出银玲般的笑声,船夫哼着小曲悠哉地划着船,他要把船上的俩位乘客载到斜对面的定海桥岸口。 呵呵呵,笑声又传出,接着又是另一种女孩的声音随着笑声笑出,先笑的那个声音在船舱内说话了:小姐,这胡子
  第一章:一号种子

  呵呵呵……

  淮阳河上一艘顶蓬小渔船不断传出银玲般的笑声,船夫哼着小曲悠哉地划着船,他要把船上的俩位乘客载到斜对面的定海桥岸口。

  呵呵呵……,笑声又传出,接着又是另一种女孩的声音随着笑声笑出,先笑的那个声音在船舱内说话了:“小姐,这胡子从哪搞来的,痒痒的贴在嘴上,我不贴了,”那小姐回答:“小雨,你要是不贴就不要跟着我玩啦!“可是小姐,小雨又答到:”你那小脸又白又嫩,还偏贴个大胡子,别人一眼就看出咱俩是女扮男装,我们还不如扮书生呢!“小姐道:上次去洛阳,咱不是扮了一次书生嘛?”“这里又不是洛阳,我不贴那东西,痒痒的,受不了!”小雨争辩道。

  船夫往舱里瞥了一眼,一旁的一个公子把脸凑到另一个公子哥脸前,笑笑,路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却发出女声道:“小姐,你贴上这假东西不伦不类,我看拔掉得了。”说着动手把那个“小姐”的胡子随手一扯,竟扯了下来。眼睛笑眯成一条弧形的缝,道:“小姐….不,公子,这下你可是最英俊的书生了。”随后把自己嘴唇上的胡子扯下:“以后我就是公子的————陪伴书童。嘻嘻——”小姐笑到:“小雨,我们上次扮书生,在洛阳不是差点被认出来吗?”小雨不加思索道:“洛阳的男人要么高大粗壮,要么皮肤黑不溜湫的,你白的像一团雪似的,不怀疑才怪呢。”“你的不也是吗!”“我嘛,哪有公子你白啊!”呵呵……又是一阵乱笑。小姐又道:“这次上岸,不要被人认出才好。”小雨突然变成一幅很严肃的模样道:“小姐——哦,公子,我看我们还是最好不要上岸!”小姐不知所以,问道:“怎么了?”小雨聚又呵呵大笑:“呵呵……我是怕你一上岸迷倒那些小姐、姑娘们就很难脱身了。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去洛阳吗?而且老爷出府办事还有三四天就要回来了。万一你到时被他们缠住走不脱,老爷回来找不到你,那你以后就甭想溜出来逛了。”`

  那小姐闻言,笑道:“小雨,又拿我寻开心,看我这次不要你好看。”说着双手齐下就伸向小雨腋窝。小雨怕痒,跳着要躲开。小姐哪会怎么容易放过她。撵步上前,追了过去。船夫正在悠哉划浆,突感船身东摇西晃,差点儿从船上掉下去。眼睛一瞪,很不悦道:“两位公子,小老儿这条船年数久了,经不起两位公子如此折腾,万一把船搞坏了,小老儿一家七口……”话没讲完,突一物从仓内疾飞过来,“咚”‘一声闷响打落在船夫怀里。捡起定眼一瞧、白璨璨一块东西、虽然才四十开头、却生怕自己会眼花一般、拿着东西在眼前研究了好久才笑眯眯地放入怀中。船身仍在抖动、船夫再次差点儿被率下去、脸上却挂着喜悦的笑容、嘴巴又开始哼小曲。

  “啊、不好了”船夫喜滋滋的脸突然僵住、同时展现一幅异常惊讶的表情。仓内两位“公子”闻声同时赶出、顺船夫观望的方向一看、只见船只正上方的定海桥上落下一人。由于下速过快、船夫来不及躲开、下落之人已“哗”的一声巨响、掉落在船身左边、距离紧隔咫尺。下落荡起的波纹一下子把船只翻来个身。船夫首先从水里探出头来、陡闻“救命啊……”呼喊声一声紧一声从背后传来、回头一瞧、是那两位公子死死抱住一块被冲开的木板。显然“他”二人不会水性、二人以面对面互抱住木板的另一头。由于荡起的旋涡支使木板不住旋转、二人失魄似的大喊大叫。船夫奋力游过去、抱住木板中央、这才稳住木板旋转。

  终于被救上岸、二人累的躺在地上大喘粗气、打了几个嗝。二人想吐出喝进去的海水却又吐不出来、异常难受、只觉脑袋晕胀、头也抬不起来。小雨刚把眼睛闭上、突然感觉眼前多了一个会动的东西。眼睛眯成一条缝去看。猛吓了一跳、把眼睛睁的似两颗大葡萄。说话声音也忍不住打颤:“你……你想干吗?”那东西嘿嘿笑笑、没吭声。那小姐闻声努力费力把头扭到这边看。只见船夫正凑到小雨身上看呢!由于二人刚被河水冲洗过、衣服吸水后紧贴着身子。凸凹的身体很过分地摆显出来。她已猜出那船夫在打什么注意。

  其实、以她和小雨的容姿和身材再被水如此一打扮。如果说哪个男人看了心里不兴奋、没有打什么坏注意、猪八戒也是好男人了。

  小雨看着船夫几乎目不转睛地看自己、已经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想干什么了。于是、双手很吃力地伸向怀中、摸了一会儿又摸向下身。良久、无奈地颤声道:“银两都被……冲走了、真的、我身上的银两都不见了”船夫闻言似很失望、又把那种目光投向那小姐。小雨又道:“喂、钱都在我身上、她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但现在我身上的钱又都被水冲不见了、我们也把船钱提前给你了、还有还有、你的船又不是我们弄坏的”嘿嘿干笑两声很无辜地叹道:“大哥的船坏了、可我们的银两也都比见了、这叫有难同当。我知道大哥你是好人、等我俩回去呢一定把船的损失全补给你”

  船夫摇摇头、看着两人胸前鼓鼓的两包东西、有几次他的手都想伸出来去搜的,但刚才两人在仓内的对话说他没听到?骗傻子可以.所以一直又不敢去下手搜.于是,哭丧着脸道:“小老知道两位名门贵族公子哥,可小老一家七口全靠小老渡船为生,如果小老没了船就等于没了生意,没了生意就没处挣钱,没了钱小老一家七口咋活啊?”说到最后眼睛一眨一眨竟滴出两滴眼泪。但两只眼睛却死死盯着小雨脖子上的那块玉佩。他不敢去抢,他知道自己是哪档人,也知道眼前这两位惹不起。嘿,硬不行,就来软的。

  小雨看着船夫,黝黑的脸庞,干瘦的脸,胡子乱渣渣。看起来很老实的一个人,但眼睛转溜溜活似一双耗子眼。从他的眼神里面,小雨又看出他在打什么主意。于是哽咽道:“这玉佩可是我家夫人当年收留我时赠送给我的……”她好像晓得今天不把玉佩拿出来是很难脱身了,未说完,双手异常吃力地取玉佩下来,又哭声道:“这块玉佩跟了我十几年,一刻也末离开过我。”刚刚把玉佩取下到手,那船夫一把夺了过去,速度之快,倒让小雨大大吃惊。船夫把玉佩以他本人平生最快的速度揣入怀中,然后很为难地叹道:“唉~公子,真对不住,小老一家七口离了我,实在是无法过活。现在又为了你们把船搞坏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富贵公子,这块玉佩对你们来说再怎么珍贵,也不过是块玩物。可放在小老我身上就不一样了,小老我一家七口要是有一点办法活下去,也绝不会要公子这块玉佩。”随即又小声嘀咕:“刚才救你们一命也值这块玉佩了”

  船夫走了,小雨无语。他说的也许对!

  休息一会儿,二人才有力气爬起。小雨伤心道:“要是被老爷知道这事,非把我赶走不可。夫人也会骂死我的。”小姐道:“此事就天知地知,你我还有那个船夫知,我不告诉我爹爹娘亲就是了。量那船夫也不识得我爹爹。自然也就无法告诉我爹爹了。还有,你也不准告诉静兰她们,免的她们又笑话我们。”小雨道:“我哪有告诉她们呀?”小姐道:“还说没有?那为什么我和你出去玩,她们都知道我们在哪里玩,玩了些什么?”小雨忙道:“她们来问,我也不好意思不告诉她们呀,她们也没告诉老爷和夫人呀。再说,我又没把你的糗事告诉她们。比如上次我们去杭州,在街上你不是被一头毛驴踢了一脚吗?痛的你在地上打滚,把原形都现出来了。后来还有一个姓金的公子想讨好你,一直缠了你好几天。呵呵~还有一次,他差点没撞上你换衣服。这些我可都没告诉她们哦。真的”眼睛眨眨,像似在证明给小姐看---------她小雨说的话,质量绝对可靠。

  “不叫你提这事,你干吗还要提!”某人的嘴巴又哝了起来。

  “我只是以此证明我说的是真的嘛,还有,上次你被驴踢倒还好没伤着啊”

  “啊”小雨一声尖叫,快速向一边躲闪。小姐又去抓她痒痒了。

  哎~刚刚捡回一条命,又被“打劫”了一块玉佩,还能这么开心戏玩。服了她俩了。

  二人刚踏入龙凤镇,就见不少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人群中一个高个胖子,口沫横飞大嗓门讲道:“唉,你们没亲眼目睹,肯定不信了。龙爷就是被那蒙面人三招就刺死了,我可是亲眼所见,就在定海桥上面。当然,桥上被就只有龙爷和两个随从,但不知那个蒙面人从哪儿冒出来的。一现身龙爷那两个随从就倒下了。我还记得,是龙爷先出的手,出第一招时那个蒙面人没有拔武器。接着第二招时就使了一个很怪异的擒拿法把龙爷的紫金刀夺了过去。然后第三招就用龙爷的紫金刀把龙爷一刀封喉了。龙爷从桥上掉下去还差点没砸到下面一条渡船。船都被掀翻了,船上三个人还差点没被淹死,龙爷的尸体也被水冲不见了。”

  大高个胖子讲的那么逼真,听者无不相信,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问道:“朱哥,你咋知道那么清楚,你又不是在一旁当裁判!”朱哥眼珠子一瞪:“娘的,你小六子是猪生的啊?我要是在一旁当裁判,早就去地府报道去了。那个蒙面人很有可能就是“阎罗堂”的人”他没有回答刚才那个尖嘴猴腮叫小六子的人问的问题。假如你是众人眼中钦佩的大哥,又假如你正好在‘定海桥’一旁不远处一座山头上行‘方便’之事,又恰好看到这一幕,也惊的没完事就提起裤子观看。当然,也就不好意思讲出来。还好,众人都被他最后一句话说出了兴趣!

  一个猪头南瓜脸破罗嗓的汉子道:“俺听说‘阎罗堂’是一个杀手组织!”又把头转向朱哥又道:“是不是朱哥?”原来他也不清楚。

  朱哥也不清楚,但要在众兄弟里面当上大哥,胡吹乱造水平如果逊色的话,一边呆着去吧!正待瞎编几句,又一人接道:“可不是,前几天俺回山东老家,路过‘锦平镇’,听说‘锦平镇’容府容老爷连同全家一百三十多口全都被杀了,俺还听说,‘阎罗堂’里面有一个叫‘一号种子’的杀手。他是那里面武功最厉害,杀的人最多,每次对付厉害人物,大多是他接任务。还听说,上个月青龙派“震江湖”于东海于老帮主和“老子帮”帮主“老爷子”吕雄都是被他杀的。不然为什么后来“青龙派”和“老子帮”同时被“阎罗堂”收编。

  “我也听说了”又有人接道:“阎罗堂组织的杀手,分好几个级别呢。最厉害的杀手叫“特级杀手”只有三个,一级杀手是五十个,二级杀手三百个,三级杀手也有四五百。剩余收编过来的人就不知有多少了。但他们的堂址却极少人知。”

  “还有还有,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少林武当放在眼里。还听传闻,‘阎罗堂’早就想把少林武当还有华山等教派统统铲除呢。前一段时间不是有人说武当第二代弟子什么“冲天飞鹤”钟什么天,因为招惹‘阎罗堂’杀手组织,被人发现死在武当山下。这等无视武当派的存在,着实令武当派的人生气的很!”

  现在是众说纷纷。

  “大哥,他们这么厉害的人物都被‘阎罗堂’杀手组织杀了,那我们这个“兄弟会”会不会遭到他们连根铲除呢?你是我们大哥,会不会先杀你啊?”尖嘴猴腮的小六子很是担心地问。

  朱哥狠狠赏了他一个“响头”,狠声道:“小六子,你这猪养的,杀也只先杀你这个猪养的啊!”他也有点担心。

  由于小雨二人又渴又饿又累身体很疲倦,走路缓慢,几乎是走三步停歇一下再走两步。再加上朱哥他们离小雨也只有一小段距离,说话音呗又高,说的话小雨她俩自然也全听到了。本也不在意,只是随后的一段话,一下子震呆了她俩。

  朱哥又道:“孔集镇文府文老爷,你们晓得不?别看他姓文,武功可高的很,绰号“文剑一客”

  “咋了,他也死了吗?”有人问。

  “那倒没有,听说他和‘阎罗堂’过不去,我还听说是他主动和‘阎罗堂’过不去。还杀了‘阎罗堂’几个下人。嘿嘿,我看这个文什么的家伙八成活不耐烦了!”朱哥继续侃。

  小雨二人闻之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小姐不知所措,喃喃问道:“我爹爹怎么会惹‘阎罗堂’呢?”

  “要不咱们不去苏州了,先回去看看究竟”小雨无奈道。

  孔集镇文府“文剑一客”文雷刚的掌上明珠------文雅,现在泪眼饱满,低声却很坚定地对小雨说:“我们现在就回家”

  “可是小姐……”小雨止言又道:“我们的银两都被水冲走了,怎么回去呀?你又大半天没吃饭了,说不定,说不定他们说的都是谣言。老爷平日为人很善待,再怎么着也不会主动得罪‘阎罗堂’的人呀。要不我们先在这个镇上吃饱饭休息一会再想办法回家!”

  想一想也只好如此了,肚子饥饿在闹事,只有吃饭为先。可继而一想自己身无分文,又犯难了。她堂堂一文家大小姐,如果吃饭没钱被人赶出去,传出去,爹爹不被她气死才怪。可万一吃白饭再碰到一个心恶的老板,打她们一顿咋办?哦,她想起来了,自己和小雨都会功夫,虽然功夫不咋地,但用在店老板和逃跑身上,还是绰绰有余地。可是,她是一大家小姐唉~怎么能做出这种有失体面的事呢?但话又必须倒过来,她身上没钱呀。没钱怎么吃饭?人常言‘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看来她这叫‘一文钱逼死淑女才女’对!她文雅就是一个才女,而且很淑女的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能歌善舞,飘起舞姿,胜若月中嫦娥。一套家传的“伏龙剑法”更是让爹爹“文剑一客”心慰。不想今天却拿这套剑法作‘如果吃白食被老板揍,就用这套剑法反抗’的用途。想想就觉的自己是个疯丫头。的确,她文雅有两面,有时候她会表现的很淑女很文雅(正好符合她的名字)有时候就很调皮很会使坏,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假小子”“惹祸精”嘿嘿~‘坏蛋’是小雨静兰她们送的。‘假小子’‘惹祸精’是娘亲给附加的,为此她很挺得意的。

  今天她又把调皮捣蛋这一面展示出来了。

  “小姐,我们真的打算吃白食吗?”

  “你身上还有钱?”

  小雨摇摇头,随即她明白上面那句话的意思了。她是个很聪明滴丫-----头。

  “小雨,你想吃什么?我要点鸡丁燕窝粥,鱼翅鸡汁,扣肉丸子,龙虾聚会……”文雅笑的很开心,仿佛马上就可以享受这些美味了。

  吃白食还敢吃这些大餐,小雨可不要:“现在能给我一顿粗茶淡饭我就满足了”

  文雅可不同意她的观点。立驳道:“吃好吃坏都是叫吃白食,老板也照样揍咱们。还不如吃些好的呢,嘿嘿~吃的好才有力气跑啊!”

  小雨闻言,差点晕倒。

  二人走着,眼睛不停扫视着两旁卖小吃的摊位。小雨道:“我们还是别去吃那些贵菜好汤了,越是有钱人心眼越坏,说不定我们吃饭没钱报官怎么办?这些卖油条包子的都是穷人,心眼不坏。说不定我们吃他们几个包子,他们见我们可怜还有可能再送我们一份汤呢!”说完,为了证明她的话是有见解地。便拉着文雅的手瞅了好几个摊位,来到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叔包子笼前。对文雅小声道:“我们吃他几个包子准没事”说着从包笼里捏了一个包子问老板道:“包子怎么卖?”

  卖包子老板正忙着很呢,都没时间回眼看她们,职业性的回答:“两文钱一个,十文钱可以给公子六个,我这包子在全镇可是最香最出名的。公子要是再等一会儿来就排不上队买不到了”

  小雨对文雅眨眨眼,意为已成功了一半了。轻咳一下,换出一幅哭相道:“老板…我们身上没钱……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了,我们是隔壁县的秀才……”

  “没钱?没钱谁叫你们拿包子的?给我放下”没等小雨把想好的词说完,老板又恶声狠气道:“秀才咋了,秀才就可以吃包子不给钱?告诉你,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种秀才。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取不得功名还洋装自高。既然你们那么清高还出来讨饭干吗?”老板猛回头,一双粗眉倒竖,嘴巴咧成斜竖形,瞪向小雨。小雨陡然被吓住了,拿包子的手不停颤抖,包子掉到地上也浑然不知。老板见小雨把他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包子丢到地上,如此浪费粮食,立即怒了。操起旁边一把菜刀,眼珠子瞪大如牛,正待从一旁面桌后饶过来。看他那架势是真的发火了。傻子都看出来了,他想砍人。

  文雅见状,拉起吓傻的小雨的手就跑。背后传来老板的怒骂声,远远的还听的到。

  两人不再研究去哪里吃饭了,彻底心碎了,垂着头,拖着沉重的步伐,像只斗败的斗鸡。两颗受伤的心在彼此安慰!

  一个人在背后悄无声息地跟着她们。

  是一个男人,不太高也不胖,但肩很宽,属于很结实的那种。在笑。嘴唇上短却密的胡子茬证明他是一个很成熟的男人。他的眉毛笔直且浓,眼睛不大不小却很迷人,鼻子也是。嘴唇微微稍厚,不大,很耐人看。一身兰色长袍,他早就在注视她们,从他那笑容中却看不出是在微笑还是嘲笑。一直保持一段距离跟着她们。

  后来,二人又一番研究,文雅最后决定--------当掉自己的玉佩!(还好当时没被那个可恶的船夫看见)虽然她很舍不得,这玉佩可是娘亲生她时给她佩带的。听娘亲说,这是外婆的外婆的外外婆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这块玉佩也跟着她十九年不足但十八年有余。她心痛又有何法,因为她又想到,从这里回家还有很远路程。如果每天为了吃饭都要和老板打架,再如果哪天碰到一个功夫厉害的老板,她俩不就惨了!

  文雅取下玉佩,拿在手里细看,粉红仿佛透明的小手捧着青白晶莹瑾锃小巧玲珑的玉佩好看的很。合拢双手紧紧握住玉佩,泪花似屋顶瓦砾上融化的雪花一般,一滴随着一滴,争先涌出滴落。娘亲还说这块玉佩是护身符,一辈子不要取下来。这块玉佩也是吉祥物,戴着它会一生平安健康好运。

  “小姐,我们一到家就差人赎回来,可是我那块玉佩也是夫人赠送我的,却落到那个船夫手里。不知道以后去哪里寻找他怎么赎回来?”小雨本想安慰小姐的。但继而想到自己的玉佩下落比小姐的还要惨。也伤心哭了起来。

  呵~毕竟是女生。无助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哭的汹涌。

  文雅无语,只有泪花在脸腮上一滑而坠。很淑女,一个很伤心的淑女。

  后面那位很成熟的大哥哥在瞟看。他竟然在笑,绝对是在笑。因为他的嘴完全抿开了,牙齿都露了出来,很白也很整齐当然也很好看,只有他还笑的出来。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