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 思绪满屋 一个脑洞大开的创意网站 > 文学小说 > 武侠玄幻 >

【地狱录】第一章:玉石焚谁在布局

来源:https://www.xilou.xyz/231.html 编辑:西楼寻梦 时间:2019-05-22
导读: 悠然,飓风咋起,漫天卷起风沙,飓风愈来愈猛,愈来愈暴。连连旋转,逐渐形成一条龙卷风,不断卷刮,所到之处,沙砾,岩石皆被吸入龙卷风内。然后顺势被旋卷到浩瀚云端…….

   西楼寻梦

  悠然,飓风咋起,漫天卷起风沙,飓风愈来愈猛,愈来愈暴。连连旋转,逐渐形成一条龙卷风,不断卷刮,所到之处,沙砾,岩石皆被吸入龙卷风内。然后顺势被旋卷到浩瀚云端…….

  八月十五,午时三刻!

  ——生死漠,困仙八卦坑,方圆近十里,有“飞鸟不渡,走兽不入”之称。传说,既是神仙到此,也难安然出去,故,得名“困仙八卦坑”,又称整个沙漠为生死漠!

  此时,骄阳似火,爆晒大地。毒暴的阳光似乎要将沙砾,石子热化为沙汁!蓦然,一声巨响,龙卷风嘎然而没。化为乌有。被龙卷风刮卷到空中的沙砾,碎石下雨般飘落下来。使整个困仙八卦坑一片黄昏模糊。忽地,两道人影自空中一泻千里之速斜飞下来。脚底着地,真气由足底涌泉穴窜出,圈圈涟漪气波,由脚底涌泉穴为中心向外快速扩展,刚落地的沙砾碎石再次被真气化成的涟漪式气波震荡到高空。

  “嗵”气波在二人中间相遇,一声暴响,互相炸开。周围沙砾石子震碎成沙粉,簌簌飘落,两人各退七八步。

  黑衣人缓缓从背后抽出五尺长呈紫金色薄刃厚背月牙形式砍刀。此刀有名为“劈地紫金刀”又唤“劈地刀”。紧握在手,眸视白衣人,露出无限杀气。“铮”医生翠响,一抹刺眼绿光,白衣人已将宝剑抽出,此剑长五尺五寸,色为深绿,剑身如“S”状。剑尖长三寸,如一根绣花针般粗细,经阳光一照,泛出点点寒光。在飘落的沙粉中,显得那么地醒目,那么地骇人。仿如黑暗中自魔王眸子发出的幽幽绿光。

此剑亦有名“开天墨绿剑”|又叫“|开天剑”。与“劈地刀”同属一人所筹。料为玄铁,冰铁与西域黑铁,混合而成。利可碎石断铁。(三百年前,曾为世人视死争夺之物,后落入东门世家第三代家主东门一剑与西门世家第二代家主西门神刀二人手中,又联合当时武林近四百名一流高手,击杀一位武林狂人,狂人名叫“天昊”。

此人有四大骇世神功,一为“神龙游步”轻身功夫,比之“一苇渡江”“平步青云”等轻功,不仅在速度上超越一筹,在高度上也比“一苇渡江”略高一丈。二是“宇宙霸王拳”纯为以刚克刚为主。少林“金刚掌”“伏龙一十八掌”武当“海威掌”等无一不是以刚克刚武功,但遇到“宇宙霸王拳”就像一只绵羊站在白额猛虎面前一般,根本不能与之一搏,三是“吞噬大法”简而言之,与铁布衫乃异曲同工之原理,也就是刀枪不入,普通铁器砍在身上,如抓痒般,稍和铁布衫不同之处是铁布衫虽不怕刀剑,却吃不消长掌力,拳力或指力。

它们都是以真气震内脏,这一点是铁布衫致命的一点。而“吞噬大法”就不同与铁布衫,掌力,拳力,指力打中身体,立即被吞入并噬灭干净,比如,你拿着肉包子打狗一样,一个肉包子打过去,不但伤不到狗,肉包子反被狗食掉,反而言之,狗总有吃饱的时候,就是说,“吞噬大法”并非不谓刀枪,不怕掌力,只是抵挡一小部分而以。

最后一样武功,也就是最厉害的功夫,乃“扩音震”狮子吼。一吼出口,方圆百里功力不抵发功之人,闻之不死既重伤。天昊就因常常发吼“扩音震”令千万人死于无辜。被视为武林罪人,故联手杀之在地狱山顶。经过一场骇天血战,四百人中仅东门一剑与西门神刀存活下来,包括狂人天昊也被“开天剑”,“劈地刀”壁合斩杀于地狱山万丈深崖里。自此,“开天剑”正式列位东门世家传家之物,西门世家亦同。)也怒目看着黑衣人,手一抬,挺剑指向黑衣人,过了好久。才惊讶道:“是你?”

  “会是你”黑衣人亦有点不信。

  沙砾,石子夹杂着沙粉完全落飘与地,才看清二人面貌,两人均为三十上下年纪,六尺身材。黑衣人:武眉郎眸,挺鼻梁,稍厚嘴唇,唇上有两道胡茬,铁青着脸,显得异常剽悍,宽肩厚胸,熊腰虎背,直立一站,一股豪气,一腔义气,油然而生。白衣人淡眉深眸,空洞而又充满生机,刀削鼻,薄薄嘴唇,虽无黑衣人那股剽悍遒健,却显出玉树临风,潇洒狂傲的感觉。头上绾一结,系着一书生巾,插一玉条儿,可看出昔日定是个嬉皮笑脸,笑口常开之人,今日,装作一副严肃之态,一点都不合格,亦有点滑稽可笑。

  三刻已过,未时已来,二人相互对峙着,仍没有出手的意思。就在此时,五条人影如鬼魅般飘然飞入离二人百丈远的乱石堆成的小丘后面。为首的是个年约半百,身高六尺余身材雄壮伟岸,须发皆黑白参半,高额骨,适中脸,方下巴,下巴胡须垂与胸口,双眸深远意长,令人琢磨不透,一身灰衣宽袍随风飘摆,散发出一股大将气魄。

后四者,右二人皆同一打扮,青衣青袍,袍上绘有各型各状恶鬼,令人心悸。头上倭髻,戴一玉簪。均三旬三四上下年龄,高六尺,孔武有力,但相貌平平,不同与众的是,一人少一左眉,一人少一右眉。少左眉者手持双戟,少右眉者拿一九截蜈蚣鞭。将鞭身缠几圈与手里。大有一触即发的样子。左二人也是同一衣着。但衣服有点新鲜,一身黑衣似狗皮所制。紧紧缠在身上。胸前背后各绘一个骨骼头。

不说他们那一身肌肉发达的怕人,但看身上那两颗血红骨骼头,胆小的,不吓死也吓晕。两人山羊胡均长五寸,竟辫成三条小辫。两处太阳穴高高凸起,是个内外高手。头上只有左右两耳处方各留一绺头发,辫成麻花辫。余下皆光光无发,看打扮不似中原人。一人右腰插一把匕首金刀,另一人左腰挂一柄一尺长的银剑,倒显得不同与众。

  少左眉的青衣人向灰袍老者道:“帮主,他们何故还不交手,莫非,识穿了我们的计划?”

  老者似很自信,道:“勿燥,好戏还在后面。”

  “接招”黑衣人一声轻喝,脚尖点地,身腰一拧,窜到半空,再忽地一转身,“劈地刀”横空一划,一道紫金刀影砍向白衣人,刀影在半路中由一化二,再由二化四…待砍向白衣人不足丈远时,已化为千百个刀影,齐唰唰共向白衣人。白衣人早有所备,见刀影砍至,手中“开天剑”左右一划再上下一划,左掌紧跟拍出,同时,向后暴退三丈,再一个窜身,跃到半空,手中“开天剑”一连七招,泼辣辣向黑衣人击去,刚才,白衣人用开天剑划出一个“十”字剑光,经左掌真气一拍,立即幻化出几十个“十”字剑光。迎向刀影,半路相碰,发出“啪啪”轻响,暴出串串火星,仍有大半部分刀影击在白衣人刚才所立之处。炸出个人头大小的凹坑。“锵锵锵”眨眼间,二人在半空刀来剑去已交手十数回合…

  白衣人在空中连踏空气,踏使“浮萍凌立”空中式轻身功夫,忽地一个斜侧身,“开天剑”刺向黑衣人双足,同时提醒黑衣人:“西门兄,小心你的双足!”

  黑衣人闻言大惊,要知,人在空中,不比平地,若往下降“开天剑”恰好刺他小腹,若往后退,以他的功力,借空气之虚气以真气化弹力向后退,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结果狼狈一点。若往一边闪,“开天剑”趁势向上一撩再横空一划,不好抵挡。若凭空往上飞,以他的功力,根本不可一试。白衣人这一记招式果然紧密阴辣。

时间不容思考,就在开天剑刺到双足那一刹间,黑衣人双足陡然向外暴张。如“大”字一般,与此同时,右手紧握刀柄,左手按刀背,自上而下,压向开天剑。眼见劈地刀就要压在开天剑时,白衣人手一缩,劈地刀压了个空。白衣人手再伸,开天剑反刺黑衣人心胸部位。黑衣人更是吃惊,双手一绕,横刀硬挡来剑。

“锵”一声刺耳金属鸣叫。开天剑剑尖刺在劈地刀刀背上。泛出点点火星。开天剑由于用力过猛,被劈地刀硬抵一下,折弯成半圆弧形,又一声“叮”响,白衣人借剑弹力向后飘落。身形优美自然。黑衣人虽化险为夷,但开天剑劲道太猛。身不由己向下摔落。半空一个一百八十度侧翻身,才稳当当落下来。看向劈地刀,被开天剑所刺之处,多了个针眼透明空窿。

  白衣人在空中连翻两个筋头,才缓缓飘落落地。黑衣人道:“东门公子的开天墨绿剑竟刺穿我的劈地紫金刀,这份功力,让在下心服。刚才所使的可是东门世家家传“封神伏魔”剑法?”

  白衣人淡淡一笑道:“不错,刚才小弟所使的确是“封神伏魔”剑法最厉害的招式之一,还是奈何不了西门兄丁点。西门世家的“斩虎降龙”刀法,也是了不得。”

  黑衣人道:“废话就到此为止吧,今天,必须有一个人死在这里:”

  “或许是两个”白衣人一笑。

  黑衣人望着他无语。

  “好”白衣人笑容敛收,道:“西门兄,先出招。”

  黑衣人也不在多言,劈地刀划一长虹,当先一招“猛虎下山”一道白光,快如闪电,一招三式,分上中下三路,斩向白衣人,白衣人一旋身,避开黑衣人那一招,开天剑画一圆圈。剑一挺,一声龙吟,开天剑剑尖化为一条蛇头,蛇头一张,数百道形状如针的剑气射向黑衣人,黑衣人见势不妙,劈地刀一连三招,上下飞舞。蓦然一声虎啸。数百道剑气却停在半空,随后,纷纷落地。白衣人身子一转一旋,倒踩七星,剑一甩,蛇头竟脱离剑身,闪电般飞向黑衣人。

  少左眉青衣人向老者道:“帮主好妙计,这两小子还是斗了起来。”

  老者摇摇头,似观察出什么,道:“‘七剑见阎王’东门小涛剑法以快,准,辣为主,一般与人交手,不出七剑,对手必死与他剑下,这是他成名的原因。今天,他一共出了四十七剑,‘洛阳刀王’西门伊朗竟一点伤也没见。‘洛阳刀王’毕竟是‘洛阳刀王’。岂非一般刀客。若真在‘七剑见阎王’东门小涛七剑之内败亡,就说明‘洛阳刀王’乃虚名耳。他们好像未尽全力。到底想干什么…?”

  “啊”一声惨叫。黑衣人自半空中摔落,滚了几滚,才支撑起来。嘴角已溢出一丝血迹。“噔噔噔”白衣人一着地,连退几步。左肩“肩井穴”处已被划破,殷血浸湿一片。

  少右眉的青衣人道:“帮主,他们好像动了真怒,不消片刻,准有一人死掉!”

  老者不言语,垂手与背后,静静观战。

  “乒”两人又对了一掌,各自退后丈远。黑衣人将劈地刀狂舞。片刻,沙砾,礁石纷纷飞向黑衣人,愈来愈多,将黑衣人包围在里面。黑衣人持刀一连七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逐渐形成一个旋涡。由黑衣人为中心,快速地旋转。悠然,一道十丈宽长的龙卷风卷向白衣人。眨眼间,白衣人被吞入龙卷风内。龙卷风发狂的搅天晃地,天空陡然暗了起来…

  灰袍老者等五人,也等待知道最后结果。

  夕阳晖晖晚霞淡淡

  一片狼籍的沙漠中站着两人,一黑衣一白衣。黑衣人被白衣人之剑穿膛而过,白衣人被黑衣人之刀破腹而入。鲜血如喷泉般汩汩喷出。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血就这样汩汩地流着。老者等五人就这样呆呆地望着…

  突然,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旋转!旋转!再旋转!脚底之地竟裂开一道缝痕,一闪而没。二人已被吞入无底地缝。

  沙漠又静了起来!

  灰袍老者轻喝一声,连踏轻身功夫。几起几落。已来到刚才二人打斗场地。大地已合并,看不出有任何裂开的痕迹。

  “帮主”四人一起赶来。

  腰挂银剑的黑衣人向灰袍老者辑手道:“帮主果然好妙计,除去心头大患。以帮主智慧与神功,要不了多久,黄河两岸,长江南北皆属于我‘地狱帮’所有。”

  “‘四十九剑’‘洛阳刀王’还是没有避过‘七剑见阎王’第四十九剑。可惜!他自己也死啦!”灰袍老者迎天大笑。笑声如洪水崩溃,山岳齐倒,内力充厚,声传百里……

  夜,悄悄地来临,无月无星。显得那么静又那么寂寞冷悸。三更刚过。蓦然,数十条人影出现在一座大院中。此院正是丐帮在洛阳的分舵。舵主名叫“肖玉坤”系七袋长老。全舵约四百人。除几名守夜小丐外,余者皆睡。

  数十条人影窜入走廊内。一人手一挥,众人分散各处倒棕油,哗然一声,后院左厢房起先着火。紧跟着右厢房,前院相继火起。漫天怒火无情地吞噬着房屋。守夜小丐见院庭失火,连呼大叫:“有人夜袭。。。快来救。。。”说至此,人已倒地身亡。睡着的乞丐被惊醒,纷纷起来应敌。

地狱录-第一章:玉石焚谁在布局的图片

责任编辑:西楼寻梦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Top